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14.

夭壽喔…第一人稱的視角好難抓……(吐血倒地

這樣也碼了二千多字,為了周翔感覺我也是蠻拼的^q^(快去溫習





14. 他/她的日記裡都是你的名字





「哈啾。」

周澤楷用手揉了下發癢的鼻子。


昨晚在訓練室通宵過後,他回到宿舍來個午睡,補眠完畢才剛掀開被子準備下床梳洗,還沒來得及拿件外套披在身上之時,突然一陣寒風吹過,大概還有點感冒病菌殘留體內的周澤楷就這樣打了個尚算優雅合乎男神風範(?)的噴嚏。

不是開了暖氣嗎?怎麼感覺涼風颯颯的?

周澤楷瞄向冷風吹來的方向,只見房間裡書桌旁的窗戶大開,窗簾飄啊飄,上面的風鈴搖擺不定叮叮作響。

瞧孫翔見他要補眠一會,臨帶上貓咪出門散步前,還把房內的暖氣調到最大值,但卻連窗戶也沒關好,暖氣都跑到外面去了,浪費電力啊?

周澤楷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他家戀人還是一如既往這麼的脫線。


走到窗邊打算把窗戶關上,周澤楷的視線卻被攤放在書桌上的東西吸引過去。

桌子上放了一本封面看起來平平無奇樸素得很的記事簿。

這東西他沒印象見過,所以大概是孫翔的所有物了。

雖說是戀人,但他會尊重對方個人的私隱,周澤楷也沒打算一窺究竟。


然而事與願違,這時候還未關好的窗戶,又飄進了一絲涼風,剛巧翻開了桌上記事簿的一頁。

周澤楷連忙把窗戶關上,正要把孫翔遺留在書桌上的簿子蓋好,進入視野的字句卻讓他停頓了一下。

「臥槽周澤楷為什麼會那麼帥!」?!

等一等,他好像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了?

周澤楷吞了吞口水。

看到這樣的字句,要說不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話,就是騙人。

這時候的他,實在是好奇心大於一切。

掙扎於尊重戀人私隱權跟滿足自己好奇心之間的邊緣,周澤楷最後還是屈服於傳說能夠殺死九隻貓的後者,翻開了孫翔的記事本。

上面每一頁的首行也寫下了當天的日期,筆跡跟自家戀人的一模一樣。

所以這是……孫翔的……日記?


周澤楷又翻了翻記事本,在日記上找到剛才讓他很在意的那天,仔細看了看內容。

『今天吃過晚飯後,我打算先回房間把昨天呂泊遠借我看動畫的移動硬碟還回去。

怎料周澤楷突然就跟過來,還在走廊裡一下子把我逼到牆角,真的把我嚇了一跳!

周澤楷俯前身子傾過來,他的臉在我眼前愈放愈大,我以為周澤楷想親過來就閉上眼睛吶,但遲遲也沒等到他有動作我又張開雙眼,瞥見周澤楷停了在我眼前大概只有五公分的距離左右,定定的盯著我不動。

幹嘛啊?要親不親的在玩我麼?

可是明明覺得周澤楷在耍我,為啥這時候他直勾勾地盯著我,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那麼厲害啊?

平常的距離還好,近看就……

臥槽周澤楷為什麼會那麼帥!

啊,原來他睫毛很長很濃密喔,眨眼的時候還跟著一顫一顫的……

等等我到底在想什麼?!周澤楷可是個男的!

雖然我是喜歡他但也不代表他也會喜歡我啊?怎麼我會以為周澤楷想親過來啊啊啊--

我簡直想在地上找個洞鑽出去一輩子也不出來算了……

然後我就,被親了。

我當時腦子就當機了,什麼反應也給不出來。

周澤楷還撬開我的嘴巴,把舌頭伸進來了?!

我被吻得快要呼吸不過來,只餘下些微力氣的雙手推了推周澤楷的胸口,他就放開了。

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質問周澤楷到底是幾個意思,然後他說--

「孫翔,喜歡。」

轟。

我聽到了什麼?

周澤楷說……喜歡我?

周澤楷跟我……告白了?

原來我……不是單戀?

信息量太大,我有點負荷不來,暈倒在周澤楷的懷裡了。

醒來睜開眼就發現周澤楷雙手撐在我頭側,人把我緊緊壓在他的床上動彈不得。

「孫翔……可以嗎?」

我想剛剛跟我表白了的周澤楷大概是問我「可以交往嗎?」又或者是「可以讓我當你的男朋友嗎?」這樣的意思,但苦於表達能力所限說不上來,於是就爽快地點頭答應了。

周澤楷見我同意了,頭上的呆毛搖擺得起勁,臉上看起來一副滿足愉悅的表情,我好像還看到他身後一大片花花在轉啊轉似的錯覺。

看起來好萌好可愛啊。

我不小心就看呆了,然後周澤楷便開始動手脫我衣服。

等、等一下!進、進展那麼快?!不是才剛開始交往嗎?怎麼突然就直接奔向本壘了?

敢情周澤楷剛才的問題是指「可以讓我上你嗎?」?!

可惡!我怎麼就這樣把自己賣了嗎?!

我動了動手想要推開周澤楷讓他停下,不料周澤楷把我的雙手拉過頭頂上單手固定住,然後傾前親過來,我避不開,只好讓周澤楷吻得我又沒了氣力,乖乖地任他予取予求。

明明都是第一次,為啥周澤楷的技術那麼好?害我不小心就……

可惡周澤楷你這混蛋給我記住!』

咳咳,其實早有預謀的他,在準備撲倒心上人之前,已經率先請教過百度娘和(看起來好心塞的)輪迴百科全書江波濤了,不過這種事周澤楷當然不會告訴孫翔。


整篇日記本翻下來,寫著的都是滿滿的「周澤楷」。

原來孫翔這麼喜歡自己的嗎?

周澤楷的臉紅了紅。


砰,房間的門打開了,孫翔帶著貓咪散步回來了。

「咦周澤楷你醒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啊,反正還沒到午飯時間……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

瞥見周澤楷臉上異常的潮紅,感到不對勁的孫翔急忙搶走對方手上屬於自己的日記,臉蛋羞愧得快要滴出血來。

「你、你看到了?」

「呃……嗯。」

孫翔低下頭,抱緊了手上的日記跟貓咪,臉蛋好像又更紅了,似乎真的滴出了不少血來。

周澤楷打開書桌的抽屜,拿出另一本記事簿。

「這是什麼?」孫翔頭上頂著個大大的問號。

「日記,我的。」周澤楷把自己的日記本遞到對方的跟前。

「讓我看?」

「嗯。」

孫翔制止了貓咪想要前伸抓撓記事簿的動作,讓周澤楷抱著小貓,然後接過對方的日記本,打開看了幾頁,臉蛋頓時就熟透了。


「寫的,都是你。」

原來,不止他一個。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