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22.

小周生日來一發!約嗎?

題目雖然是一早定好的,還真是……剛好啊……(煙

因為是生賀,所以挑了11:24就來發!+W+

男神生日快樂!!!





22. 國王遊戲





「所以說,為什麼我們要玩國王遊戲?」

「因為是隊長生日啊!」

人家結婚玩新郎,敢情你趁隊長生日便玩壽星?!

「誰叫隊長跟二翔他們經常大放閃光彈!秀分快燒燒燒!不作弄一下他們難洩我心頭之憤!」

好吧,小明明啊嘴裡說得那麼好聽要幫隊長慶生,其實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默默咬手帕單相思就連生日也只有女神的周邊陪伴這隻可憐的小羔羊啊……

「你們幹嘛都用一臉憐憫的表情看著我!難道你們不是這樣想的嗎!」

「杜明你這個二貨說誰二了!」

啊,這裡有個反應遲鈍腦回路奇葩的另一位當事人,明顯並不贊同。


然後呢,他們就開始玩了。(突然?!)

「來來來第一輪!誰抽到國王啊快點自動獻身!」

「是我是我是我!!」

「等等江副你幹嘛這麼興奮?這麼OOC的是你嗎?!」

什麼OOC!你難道不懂每天就在咫尺距離被隊♂友♂愛♂閃瞎作為單身人士的他有多麼苦逼嗎!

他那雙超合金鈦金屬狗眼跟禁不起折磨的弱小心靈都跟第一千一百二十四副墨鏡一起碎掉殉情了!

為什麼他那根不存在的小周電波自動接收天線就沒跟著一起碎掉啊?(陷入瘋狂狀態的江波波離題了


…………


結果玩過幾輪下來他們幾隻單身狗都當過國王了,明明只想作弄一下隊長還有翔翔,可是每次也不可抗力的剛巧一併抽中他們兩人,不論提出怎樣的懲罰,擺出來的動作情景怎麼就那麼曖昧就那麼讓人想丟個火把過去燒光光呢?

嗯?你問他們想了啥懲罰?

就例如坐大腿啊,公主抱啊,飛高高啊,騎馬馬啊,互餵蛋糕啊,賣萌拍照發微博啊。

咦等一下……這難道不是他們自己no zuo no die麼?到底誰想出來的啊哈?


「喔,這輪的國王是我呢。」

「方哥,靠你了!」是脫團狗出場的時候了!上啊奶媽!

「那就……5號脫掉鞋子光著腳丫,讓2號把蛋糕忌廉抹上去然後舔乾淨。」

「哇塞……這招絕啊……脫團狗果真名不虛傳,方大人請受小弟一拜。」by慶幸這輪沒抽中自己的呂泊遠

「2號和5號快出來自首!還不快叩見皇上?」by已經OOC得不能更OOC了壓力山大得需要發洩的江波波

「告非怎麼又是我!」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得蒙幸運女神寵召的孫翔丟出5號的牌子,不負隊寵之名。

「二翔你這回居然不是2號啊哈哈哈--」by遊戲玩了多少輪就作死了多少次的杜明

「你才二!你全家都二!」by不知道第幾次被說二了但還是在炸毛不過垃圾話技能忘了加點的隊寵翔

喂喂等等啊……今天到底吹的是什麼風?翔翔真的每輪必中啊……

不、慢著!每輪必中的可不只……

面對一眾隊友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無誤)的眼神,周澤楷默默丟了個2號的牌子在地上,腼腆害羞地笑了笑。

「不----!!」by隊友們的哀嚎

幸運女神求放過啊好不?到底是誰提出要玩國王遊戲的啊?!杜明你出來!我們保證揍死你!


因為過程實在是太香艷刺激有點超過尺度(哪有?)了,這裡就不詳細多說了喔。

根據不斷作死終於快被隊友揍死的目擊者杜明如實回報所得--翔翔在被舔的過程中,羞憤得雙手緊緊地掩住快紅得滴出血的臉頰,想要縮起腳掌卻被隊長牢牢抓住腳踝掙脫不開,隊長伸出舌尖沿著翔翔腳面的曲線勾走塗在上面的忌廉,來到腳指的地方隊長更是毫不猶豫地一口含進嘴裡,吮吸得嘖嘖有聲還一臉愉悅非常的表情,身後的花花背景綻放得不亦樂乎。整個畫面根本超級色氣的,不管看起來還是聽起來也很兒童不宜啊好不好?不帶這樣刺激每天也只能自己擼擼的單身狗啦!女神啊你在哪裡啊我好想你啊嗚嗚嗚嗚……後面的都是廢話了大家不用聽下去。

抵受不住如此活生生的香艷情節就在眼前上映,一眾單身隊友碎碎唸著什麼什麼非禮勿視啊非禮勿聽啊不知道啥鬼的咒語,仿傚著被舔的主角雙手掩住臉頰,但沒有併攏的手指之間也留了些縫隙,都在偷看(笑)咳嗯,當然還有光明正大的偷聽。(都光明正大了還用偷的麼?)

「啊嗯……不……周澤……楷……嗚……」

喔呵,雖然大概全輪迴上下也知道自家隊長是個不折不扣的腿控根本不會拒絕這個懲(獎)罰(勵),但下命令的方國王可沒想到……翔兒居然這麼敏感?

「呵呵。」真是個意外的大發現呢(笑)by明明就是故意為之的始作俑者.脫團狗

來人啊!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快把皇上抓住拉出去午門斬首示眾啊!

(掌握生殺大權的奶媽表示:你敢?)


「好了好了這輪的國王是誰啊?」by已被閃得有氣無力的吳啟啟

「我。」

隊長嗎?!

那是不是不用再被閃了……?(躺屍)

「2號……約嗎?」

「不約!!!」又在炸毛的孫翔從椅子上彈起來又倒了回去。

小明明已經心累得不想再吐糟孫翔那個傲嬌二貨高得嚇(閃)死(瞎)人(狗)的2號率,一條直路淚奔去洗手間那個自己專屬的廁格,哭暈在廁所。


周澤楷雙手抱起因為剛才的懲罰還是滿臉潮紅不退軟倒在椅子上的戀人,打道回府朝宿舍房間進發。

國王的命令是絕對的喔,抗議無效。


翔翔你就乖乖的當好隊長的生日禮物啦拜託!by各方面上都已經受夠了的輪迴好隊友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