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25.

哈囉喂,我知道已經過了很久別盯著我OK?題目不是我定的OK?(是要強調多少次


Lofter鎖了海外IP進不來……我由昨晚開始一直刷不進來直到剛剛才找到原因QAQ

所以如果突然斷更了不要奇怪Orz

要是不改回來的話……大概就要放棄這裡了(哭





25. 試膽遊戲





因為天殺的不知道是誰提出來要玩試膽遊戲,所以孫翔現在正站於遊樂園最近的萬聖節限定活動地點--鬼屋的入口前方。

縱使孫翔剛剛打腫臉充胖子很大口氣地擱下狠話大喊「我才不會怕這種不科學的東西!」斷了自己的後路,但其實孫翔他連小學畢業合宿時一大群小孩子圍在一起說說鬼故事的活動也不參加,可只有自己一個人留在黑漆漆靜悄悄的房間他又害怕得躲在被窩裡死活就是不出來幾乎活生生把自己悶得窒息致死。

所以一句話總結出來的就是,孫翔其實很怕鬼的。

雖然他覺得自己很聰明的拉上了看起來不怕這種什麼靈異鬼怪東西的自家戀人陪伴,可來到這一步最後還可以後悔的機會時,孫翔卻萌生退意了。

「周澤楷,不如我們還是別……」

「哇是帥哥耶!這位帥哥不知道怎麼稱呼?我們幾個妹子有點怕怕喔,想說有個男生當作照應會比較好吶,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們一起進去鬼屋?」

孫翔話還未說完,旁邊就突然冒出幾個女人開口就跟周澤楷搭話,一看就知道是在裝害怕想要乘機搭訕認識帥哥。

「真抱歉呢,他有人了!」

孫翔頭腦一熱沒想太多就蹦話了,還氣得衝上去親了親自家戀人的臉頰再把人拉進鬼屋,渾然沒察覺周澤楷一臉花痴,啊不對是燦爛的笑容外加高頻搖晃得停不下來的呆毛。


然後把周澤楷人拖了進來鬼屋裡面的孫翔,這個時候非常十分極之超級後悔。(夠了不要用那麼多個詞)

好吧,既然都進來了,孫翔現在是拉不下面子直接往逃生出口走去了,只得繼續玩下去。

這裡鬼屋的主題是詭秘學院,顧名思義就是以廢棄學校為背景衍生的一連串靈異事物。

穿過了滿佈藤蔓的校門,來到大概是教學院的底層,左邊是升降機右邊是樓梯,隱約聽見樓梯那邊傳來的慘叫聲,孫翔一秒也沒多想直接向左拐去。

雖然升降機可能會有被困的危機,但總比走樓梯來得要快吧?

這樣打著如意算盤的孫翔完全沒想到,假若真要被困的話無處可逃其實來得更要可怕。

孫翔來到升降機前,按了幾下往上的按鈕也沒反應,升降機門絲毫沒有動靜。

正當他想要放棄轉回樓梯方向時,眼前的升降機發出叮的一聲,門開了。

不疑有他,孫翔先一步回身踏進升降機,機身隨即搖晃了一下,碰一聲好像有東西掉下來了。

不看還好一看就……掉在他手上的,赫然就是一個面目猙獰頸部以下都斷掉了的人頭。

此時孫翔的腳下傳來軟綿綿的觸感,與想像中的堅硬地板形成落差,低頭但見升降機的地上一堆人體的斷肢混雜著噴灑一地的血漬,剛才掉下來的人頭更是還在滴著鮮血,滑膩的手感讓孫翔頓時拋頭顱灑熱血(喂喂不是這樣用的啊)。

怔怔地定在原地的孫翔已經被嚇得腦子當機忘了大叫,直至一道人影從升降機的天花板頂部爬出,是一具無頭喪屍,想必剛才的人頭就是屬於本尊的了吧?

回過神來的他直接拖走身後的周澤楷,往樓梯方向疾跑奔去。

你妹!他就說難怪沒有人搭升降機啊!

……嘛,不過本來那部升降機也只是個幌子使用不了就是了。


孫翔拉著周澤楷的手,一直狂奔到樓梯口才敢停下來,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幸好兩人雖然是宅男但平日早已養成了做運動的習慣,才這點運動量根本沒花費他們多少體力。

「沒事?」

有點擔心戀人心理狀態的周澤楷皺著眉頭,伸手輕輕撫上孫翔即使剛才劇烈跑動但還是顯得有點蒼白的嘴唇。

雖然剛才升降機發生的事情都被走在前面的戀人擋住了,周澤楷其實沒看見多少,但看來孫翔被嚇得不輕啊。

「沒……事……」

周澤楷輕輕拍著戀人的背部,等孫翔緩過呼吸,兩人便繼續移動。


嗚嗚嗚……救……我……啊……

老師……在哪裡……我好怕……

同學……我們……來一起玩吧……

一路走在樓梯間不知道哪裡傳來的音效,讓孫翔感覺有點毛毛的,沿途緊緊抓住周澤楷的手臂不敢放開。

來到二樓的圖書館,果然靜謐得恐怖,大概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也能清晰聽見。

此時兩人的位置早已調換,孫翔躲在周澤楷的身後,大半張臉都埋在戀人的肩膀上,只露出一雙眼睛方便行走,雙手仍然是有如救命浮木般緊緊地抓住對方的手臂。

「周、周澤楷,這裡應應應應該沒人吧……?」

還沒待周澤楷來得及回應,孫翔感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兩下。

慣性反應轉過頭來,一張血淋淋的臉孔在自己眼前無限放大,咧開嘴角劃到耳際的血盆大口朝孫翔大喊--

「圖書館裡不准說話要安靜啊啊啊啊啊!」

「噫唔--!」

孫翔咬唇強行忍住了驚叫,是沒叫出聲音來,但倒是用了另外的途徑發洩驚恐。

「嘶……」

背後沒長眼睛的周澤楷當然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事,但手臂處傳來的劇烈痛楚讓他猜到大概孫翔又看到了什麼恐怖東西了。

孫翔用力揪緊周澤楷的手臂,手指甲就算隔著衣服也深深陷進戀人的皮肉。

名符其實的九陰白骨爪啊……

比起那些鬼怪,他倒是覺得身旁的孫翔更加嚇人啊好嗎?


從圖書館出來,兩人繼續向上移動,來到三樓的課室。

這回孫翔不敢走在後面了,但前面的話他又……

幸虧走廊的闊度足夠讓兩個大男人通過綽綽有餘,所以孫翔索性跟周澤楷並排走著,當然孫翔的手依然故我沒有鬆懈,周澤楷掙扎了兩下沒能摔得開,就讓戀人繼續抓住了。

「大哥哥大哥哥來陪我們一起玩嘛!」

「欸大哥哥你要去哪裡?不要走啊……」

不知道是周澤楷幸運還是孫翔倒霉,從隱蔽角落裡或是佈滿灰塵蜘蝶網的書桌底下裡湧出來的小孩幽靈全都朝孫翔那邊走去,周澤楷這邊倒是一個嚇他的也沒有。

「唔……」

面對一個個神色詭異恐怖的鬼魂但沒有發出驚叫聲的孫翔,仍然把自身的恐懼全數忍住,傾倒了去旁邊戀人的手臂上。

周澤楷霎時覺得愛情果然很偉大,瞧他自己多能忍痛啊。


最後他們來到頂樓的科學實驗室。

光聽實驗室這名字,大概預見得到出現會跑會動會跳(?)的人體模型啊骷髏啊變態科學家啊什麼的,雖然一早作好心理準備,可孫翔看到的時候還是重重地揪了周澤楷的手臂一下,被揪的人倒是直接閉上眼睛來個眼不見為淨,反正被孫翔拖著走的周澤楷也不擔心會跌倒。

走到盡頭沒路了,只有一道樓梯,大概是通往出口的通道。

在鬼屋裡一直硬撐的孫翔,這時候總算鬆了一口氣,也放開束縛住戀人的雙手。

周澤楷揮舞了下自己好像麻掉的手腕,一陣彷彿螞蟻咬過的感覺瞬間湧上,讓他打了個激靈。


「媽媽……嗚嗚嗚……媽媽在哪裡……」

快要走到出口位置時,只見有個小孩子蹲在一旁嗚咽地哭泣著。

「來,我帶你出去找媽媽?」

同情心大發的孫翔神差鬼使地朝小孩子伸出手。

「大哥哥你真好。」

一隻真正的九陰白骨爪搭了上來孫翔伸出的手,小孩子抬起頭,露出五官不齊全的血臉,一隻眼睛還一吊一吊地掛在眼窩上要掉不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時刻一時鬆懈的孫翔,被嚇得一下子撲進戀人的懷裡,周澤楷只得抱著人快步衝往出口。


「呼……呼……哈啊……」

來到外面驚魂甫定的孫翔倚著旁邊的柱子努力緩過呼吸,抬眼卻瞥見面無血色呆在原地的周澤楷。

「周、周澤楷?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其實周澤楷跟孫翔一樣也很怕鬼,只是對方沒發現,他看到戀人在鬼屋裡怕成這個樣子也不好意思說出來,就一直忍到了最後。

所以說愛情果然很偉大啊。


孫翔以為周澤楷出了什麼事,嚇得連忙打給媽媽(夠了)江波濤哭訴(沒有好嗎?)。

「副、副隊……周周周澤楷他、他他他……要死……了……嗚嗚……」

「什麼?小孫你們在哪裡?」

「鬼屋……外面……」

只聽見電話裡孫翔嗚咽的啜泣聲(就說了沒有好嗎?),江波波連衣服也沒來得及換,隨便穿了雙人字拖鞋便急忙趕過去。


來到現場只見他家兒子啊不隊長躺倒在長椅上,媳婦兒啊不小孫正打算親上去的樣子?!

你們到底幹嘛去了……媽媽他覺得心好累啊……


(其實翔翔只是想來個人工呼吸啊?九點水大大你別光顧著扶額了,救人要緊吶小周還躺在那裡呢。)


评论(2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