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周翔】誰說羊习习就要拱羊的?給我出來面對!

輪迴全員玩拱豬,沒玩過的自己百度去。

改編自真人真事……誰是翔翔嘛,你猜?

其實不用猜了那是我。

尼瑪的全部人都陷害我!我才第一次玩就欺負人家!過分!





「二翔是外地來的大概沒玩過吧?」

「這個是大學裡面很流行的遊戲啦!」

「不過翔翔又沒唸過大學,不會玩也很正常啦。」

「我靠說得你們好像就上過大學一樣似的!」

「哼哼我上的就是榮耀大學啊,不行麼?」

「那我跟你也是同學啊!」

「呵呵。」

「周澤楷你笑什麼笑!待會我就讓你輸得說不出話來!」

「隊長本來就已經話少了,翔兒你是想讓他乾脆變啞巴嗎!」

「說好的輸掉要扮豬拱牌啊!」

「哼哼~要玩就玩!來!誰怕誰!」


於是泊啟明三個人塞在一堆玩一個,江波濤一個,周澤楷一個,孫翔一個,方明華剛剛老婆來電話了,聊了幾句回來就繞了一個圈,把各家的牌都看了看,然後便坐在旁邊,笑笑不說話。

噢不是,孫翔滿懷警戒心的不讓方明華偷看他的牌,但人家把另外三家都看了個遍,還能猜不出來?

翔兒你還嫩點。


最後孫翔被全隊合謀陷害,本來手裡拿著羊牌的方塊J,怎料泊啟明一下出手用方塊K撈走了。

沒得扣分就算了,孫翔暗自慶幸自己手裡有分的紅心牌都丟光光沒了,但後來其他人都沒跟當家的自己一樣花色,害他吃回了不少紅心牌,臥槽紅心A啊K啊Q啊J啊都在他手了!


現在他手裡只剩兩張牌,隨便丟了張梅花J,然後周澤楷跟著丟了張梅花10。

尼瑪的他手上收回來的紅心牌的分都要double乘2了啦!

孫翔憤憤的瞪了周澤楷一眼,丟出最後一張牌,方塊2該不會出什麼蛾子了吧?


…………話可不能說得太早。


因為他看見了周澤楷丟出了一張黑桃Q。


尼瑪!你妹!周澤楷居然把豬留到了最後!

誰說自家槍王是呆萌了!那雙大眼睛哪裡無辜了!那是妥妥的心髒啊!江波濤都要比下去了啦!


啊,他收回剛才的話。

望見副隊手裡拿著的紅心2,3,4,他還是覺得不讓自己收齊全套紅心花色牌害他不能清零的江麻麻比較心髒一點。


如是者玩下來幾局,最後的最後當然是眾望所歸的隊寵大人輸掉了唄。


「來!說好的大懲罰!拱豬!」

「不如我們來點新意?翔哥是羊习习嘛,來個拱羊?不扮豬叫了,就扮羊咩咩叫,然後把羊拱出來!」

「呂泊遠你給我記住!誰是羊习习了!」

哎喲,屈服於麻麻跟奶媽的淫威之下,孫翔還是願賭服輸的做了。

當然這麼恥的事情他不會再讓它發生第二次了,怎能再輸一遍!


夜晚回到他跟周澤楷同住的房間,大汗淋漓的孫翔洗完澡出來,看見周澤楷拿著手機不知道在看啥,一邊看一邊自帶小花花背景,躡手躡腳地走到對方背後,發現屏幕裡赫然就是自己在裝羊咩咩叫的片段。

「臥槽周澤楷你居然還拍下來了!快給我刪掉!刪掉!」

「不要。」

周澤楷把手機丟到遠離戀人的角落,把人妥妥的壓在床上。

「再叫一遍?」

「才不叫!」


至於後來羊习习在床上有沒有被逼♂著扮羊叫嘛,你猜?




—END—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