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藍雨中心/喻黃】喻文州生日賀

僅獻給我全職的初戀。

文州,祝你生日快樂,然後日了少天讓他快生!(喂)


對話流,想寫個平日其實不話癆的黃少,只是戰術需要的感覺。


我最喜歡說廣東話的喻黃了。

不覺得用一口流利廣東話狂噴垃圾話的黃少很萌嗎!






藍雨眾人偷偷給他們家隊長喻文州準備驚喜的慶生會。


「可是,你們覺得隊長會看不出來嗎?」

「看出來就看唄,反正早晚也會讓隊長知道啊沒差啦。」

「唔……好像很有道理,但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

「不對啊知道了就沒有驚喜了!」

「噢原來就是這個!」

「那宋曉你有方法瞞得過隊長?」

「沒有。」

「那就好好準備唄想那麼多幹嘛!」

「怎麼我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


「哇……這個蛋糕誰買的啊?居然買個那麼花俏的不合隊長形象啊哈哈哈哈哈!」

盧瀚文隨手挑了一口抹到嘴裡嚐嚐。

「啊!瀚文你別偷吃!那是我弄給隊長的蛋糕!」

「哇塞黃少你居然還點了這個技能……」

「可是味道有點奇怪啊……怎麼那麼鹹……」

「喂喂喂李遠你幹嘛跟著偷吃!」

「啊我記得景熙昨天說過廚房的糖都用完了……」

「什麼?不會吧?我明明還試了味道的!」

「黃少你的味覺……」

「壓力山大……」


喻文州站在活動室門外,置於門把上的手還是撤了下來,放棄了進門的打算。

嘛,或許他該期待一下?就別揭破他們了。



***



「隊長生日快樂!」

「隊長生日快樂!」

「隊長生日快樂!」

「隊長生日快樂!」


「謝謝大家,我很開心。」


一眾隊友都跟喻文州道了祝福賀語,唯獨平日吱吱喳喳說個不停的劍聖少有地還在躊躇不前,腦袋放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嗯?少天怎麼了?不跟我說聲生日快樂嗎?」


「誒、誒……啊!隊長我中意你!」

本在發呆的黃少天話剛蹦出口就察覺不對了。

我靠?!他想說的不是這句啊!

隊長突然喊他,害自己給嚇得還在琢磨要不要說的話就給吐了出來。

怎麼辦?都糗大了好嗎?他明明打算將自己的心意藏好,退役後才跟隊長表明心跡的啊。


「我都中意你啊,少天。」

咦?

隊長剛說什麼了?

他沒聽錯吧?


「我們在一起吧,一起度過以後的很多個夏天。」


黃少天點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


「就別說我們還有很多個夏天了,就這個!我們這賽季要拿冠軍!」

「嗯,要是我們拿冠軍了就結婚吧,少天。」

「欸?那麼快?我才剛表白啊?」

「哦?少天這麼有信心,今年就能結?」

「呃、啊……哈哈哈哈哈哈……」


怎麼明明主動告白的是他,但好像被隊長給擺了一道的感覺……

所以說他家隊長不愧是四大心髒之一?


「這是要大小登科一起來的節奏?」

「臥槽我的狗眼要被閃瞎了啦!」

「原來你是狗嗎!」

「別飆髒話啦!還有未成年的孩子在呢!」

「不管了我要燒燒燒!丟熔岩燒瓶!」

「丟什麼瓶啦我大藍雨可沒有死對頭的魔道學者!」


未成年那個渾然沒聽見身後一群隊友的碎碎唸,跑到黃少天跟前叫喊嚷嚷,一雙閃亮的大眼睛熱切期盼的眼神,媲美得上藍雨正副隊長剛才釋放的閃光彈。

「黃少!快!把禮物送給隊長啊!我想看隊長拆禮物啊!」

啊?

禮物?

什麼禮物?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給隊長的生日禮物!

他居然!忘了!


「呃呃呃我……唔……」

啵。

「謝謝你,少天,這是我收過最好的禮物。」

「不用……謝?」

咦?隊長幹嘛親他額頭?他送啥了?送了麼?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明天還要訓練呢,大家早點休息。」

喻文州溫潤的嘴角揚起了比平日更往上的弧度,拉上一臉迷茫剛出爐的小情人,朝向宿舍房間邁步。


現在當然是——好好享用禮物的時間了。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