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喻王喻】喻文州生賀第二彈

我好討厭噗浪bzzz大神(哭

居然讓我抽中喻王(繼續哭

人家寫不出來兩個心髒兩個蘇啦!(哭著跑掉

好啦文州生日快樂!(喊第二遍


一貫的對話流(喂啊

內有廣東話注意,張新杰慎入(?

我就是想寫廣東話啊不行嗎!





喻文州不見了。


沒有任何事先知會,結果藍雨上下雞飛狗跳都在找自家隊長。

黃少天打電話給隊長幾遍又不接,突然一個福靈心至,想起隊長生日就在今天,該不會……


然後他撥通了王杰希的號碼。


「沒有啊,喻隊沒找過我……」

才掛線沒多久,王杰希的手機就響起一聲短促的信息提示音。

【杰希~我在俱樂部門口喔~可是門衛都不讓我進去~快來接我~】

臥槽,這個賣萌語調是啥一回事?短信內容又是怎麼一回事?

……等等,俱樂部門口?

【……你說哪個俱樂部?】

【呵呵,你猜?】

然後王杰希抓起外套披上便衝出宿舍直奔俱樂部的大門。


果然。

臉帶微笑的喻文州正朝著他揮手。


「王隊好喔^_^」

「你怎麼過來了?」

「來跟你拜年啊。」

「下星期才是農曆新年……」

「年初一你不用回家?怕你跑掉了嘛。」

「也不用那麼早……藍雨那邊已經讓你們放假了?」

「才沒有,俱樂部哪會這麼好。」


那現在站在他面前的人到底……?

按他認識的喻文州不是一個隨便蹺掉訓練這樣胡來的人啊。

對方在耍什麼把戲?

王杰希沒答話,狐疑地盯著眼前還在微笑的人。


「杰希,我都特意過來找你了,你就沒有什麼話想跟我說的嗎?」

嗯?連稱呼都改口了?剛才還挺生疏的喊王隊呢。

他就知道。

出門前特地確認過今天日期的王杰希勾起了嘴角。

「你想聽什麼?」

「不用把話挑明吧,你明明就知道。」

「不先進來坐坐?那麼喜歡站在外面啊?」


這年頭誰都喜歡玩個兩把心髒,王杰希當然也不例外,就是裝傻。

人都親自送上門讓他來調戲了,不玩白不玩啊。

喻文州只得苦笑,跟上戀人已然遠去的步伐。


「啊對了……」

王杰希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害喻文州差點一個沒剎住就撞上對方的背部。

「嗯?」

「剛才黃少來過電話找人,回個電話報一下平安吧,藍雨的人找你找得都要瘋了。」



嘟嘟--嘟嘟--

「喂?少天?係我。」

「隊長隊長隊長隊長!你終於捨得打電話返黎啦咩!你到底去左邊呀?知唔知我地今朝訓練個陣唔見你有幾擔心!去你間房搵你又唔見人!嚇死我地啦!」

「對唔住呀少天,我依家係微草。」

「隊長你居然走左去搵果個王大眼!佢明明頭先同我講話你無搵過佢架!哼哼哼哼哼下次比我見到佢就PKPKPKPKPKPK!唔殺返佢十次八次難洩我心頭之恨!」

「少天乖,我唔係度你要睇實其他隊友,唔好比佢地偷懶呀知冇?」

「嗚嗚嗚隊長你有異性無人性!你知唔知我地琴晚射波通頂無訓過覺就係為左準備幫你慶祝生日!但你生日居然丟低我地!隊長說好的隊友愛呢!我地話晒都由第四賽季一齊並肩作戰到今時今日你竟然……」

「少天……我要更正唔係異性,我係溝緊仔呀!生日年年都可以慶祝,但終身大事呢家野蘇州過後無艇搭架。」

喻文州覺得有點頭痛,想要伸手揉揉眉心,卻被搶先一步。

本來微微低著頭在聊電話的他抬起頭,只見王杰希的手輕輕地按壓自己的眉間,眼裡流轉的柔情蜜意不言而喻滿溢傾瀉。

「好了?你家的熊孩子有點吵。」

站在旁邊一直聽著黃少天從話筒傳出來的特大聲浪,王杰希都覺得自己的耳朵有點嗡嗡作響了,心想可真難為了喻文州平日每天也要飽受這種精神折磨。

「王大眼你話邊個係百厭星!同我出黎PKPKPKPKPKPKPKPK!」

「少天……杰希佢聽唔明廣東話架。」

「隊長!你竟然幫住佢!手指拗出唔拗入!嗚嗚嗚嫁出去既隊長就好似潑出去既輪迴果個江波濤咁……隊長唔要我地啦……」

喻文州覺得頭又更痛了,一手按下手機上的結束通話鍵,世界從此周(清)澤(靜)楷(多)了。

對不起我這個輪迴粉通常運轉了(不是)



「辛苦你了,平日也很嗆吧?」

「還好,都習慣了。你這邊不也很勞累?」

「跟你一樣,都習慣了啊。」


「話說,杰希你今天不用訓練?」

「當然要,可是……」王杰希猶豫地望了喻文州一眼,「你想來?」

「不方便?」對方回了一雙狡黠的眼睛眨了眨。

「就那麼想趁機窺探對手的機密?千里迢迢過來你可真不吃虧。」

「如果我說我只是想看看你平時訓練的樣子呢?」


…………這樣的理由還真讓他拒絕不了。


但是有誰可以告訴他……

如何在親親戀人密集的性騷擾攻勢下,還能夠坐懷不亂保持平常心地認真訓練?

急,在線等。

微草一眾兒子們(當然還有個藍雨沒有的可愛女兒(喂))當下表示十分尷尬,想要看又不敢看簡直有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眼睛都不知道要放在哪裡了,而且訓練時心不在焉以致頻頻失誤,王杰希見此嘆了一口氣,在王不留行又一次因為自己操作失誤而失足掉下懸崖的時候,點擊滑鼠關上自己的訓練程式,丟下一句「今天自主訓練。」便把肇事元凶帶走。



「喔?微草的福利還不錯嘛……居然有自己的獨立房間……」

喻文州在王杰希的房間繞了個圈,對著房間裡的擺設東摸摸西摸摸的,最後興趣缺缺地一個後仰落坐在房間主人的床上,渾然沒有這裡是別人地盤的自覺。

噢不是,瞧見喻文州眸裡帶點戲謔的眼神……這傢伙鐵定是故意的吧。

「藍雨不也是豪門戰隊?怎麼就讓你們擠作一堆?」只好貫徹裝傻作風的王杰希扯開話題。

「對呢我也想要自己一個房間啊,雖然睡著了的少天看起來像個天使……」

瞥見戀人露出不悅的神色瞇起雙眼,都看不見哪裡大小眼了,喻文州輕笑。

「怎麼?吃醋了?」

被戳破心思的王杰希不答話,走到房裡的小型冰箱前,拿出來一個蛋糕盒子。

「嗯?」這回倒是讓喻文州微瞇雙眼表示疑惑了。

王杰希本來買了個生日蛋糕打算跟戀人遙距慶祝,他可真沒想到居然還能面對面地親自慶生。

這倒是給喻文州製造了一個意外驚喜。


「好吧,既然壽星都親自過來吃蛋糕了,我就勉為其難地跟你說聲生日快樂吧。」

呵,誠意呢?

喻文州苦笑但心裡還是很開心的感到甜絲絲。

他根本是記得的嘛。


「吶,生日禮物呢?」

「把我人都送給你了可好?」

「這是隨我享用的意思?」

「你覺得你能壓我?」

「呵呵,誰上誰下還不知道呢?」



-TB可能有C什麼的我可不知道喔-



後續是什麼能吃嗎?(裝傻

其實是我還沒想好要喻王還是王喻還是兩個一起來?(等等

沒人看沒人回的話我就不寫了~(耍賴 


评论(4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