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會長黑存在的必要性(周翔)

我不行了……謝謝太太圓滿了我的夢!現在我簡直要用三萬字也表達不完我對太太澎湃得有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的感激之情!!!這個世界已!經!再也沒有我了!!!非常感謝太太的投餵(躺屍)

pupura:

#OOC慎入




#請叫我神展開帝(哭了




@呆萌槍王二貨翔☆來繞翔♂一周  的點文,呵呵離題成這樣都不太好意思叫人了!看了不爽打人請輕~【臉呢


*




周澤楷是在一年級時當上學生會長的,這件事對他來說完全是個意外,特別特別讓人絕望的那種。




那天幾個同學下課後繞著幾張併在一起的桌子打牌,可單純的打牌多沒意思呀,於是那時就有那麼個無聊人士提議了要是誰輸了牌局就必須去報名學生會長的選拔,周澤楷聽到這條件後正想表示他並不想參加的意見,偏偏江波濤那天不知道怎麼著抽風了竟然沒等他反應就拉著他參了這場牌局。




然後那個月手氣不太好的周澤楷竟然就這麼輸了,大家便起鬨著把周澤楷拱去參加了選拔。




“小周你別這臉看我呀…這事我怎麼能猜得著…欸欸你別著急呀!我們這才一年級呢,前面幾個候選人都是二年級的,我們就玩玩的也不為競選做些什麼怎麼上得了!你說是吧?嗯?”




“周澤楷同學我們絕對支持你呀!!”一群同年級的女孩子激動的上前,其中幾個還趁著人多壯膽抓上了周澤楷的手。


“學弟你好可愛呀!加油我們看好你唷☆”幾個學姊語帶調侃的對著周澤楷直送秋波


“喔喔喔班長副班長你們看這競選標語怎麼樣啊!!!吳啟你小子別拉這麼高我看不到前面啦!”“傻逼。”吳啟跟杜明拉著張彩紙跑來。


“班長你看咱們連你的海報跟宣傳單都做好啦!”呂泊遠跟方明華遞出幾張傳單又攤開張畫作過度精美使本人根本無法直視的海報比了個讚。




“………。”江波濤無言的拍了下面露無助的周澤楷的肩。








周澤楷最後還是以些微的票數險勝了二年級的喻文蘇…不、喻文州,當上了學生會長,就江波濤的說詞而言,周澤楷那帥的慘絕人寰的臉瞬間就垮了。




*




周澤楷一直覺得自己是個脾氣挺好的人,可是即使是這樣的他也是一點都克制不了腦中產生想把寬敞木桌上的紙堆直接往一向笑臉迎人的、難得豬隊友一回的竹馬臉上糊的衝動。




江波濤少見的撇開了眼神,看著哪裡就是不肯看著周澤楷那雙深如黑洞的眼。




“小周呀,這事我真是對你不住了,可錯也不全在我身上啊…”早躲在門外的呂泊遠、杜明、吳啟一聽瞬間皮都繃得緊了,“我看這事我們各退一步,現在這裡的文件我就幫你分一半走…”




“………。”周澤楷直盯著江波濤


“再一半。”


“………。”周澤楷一語不發也不眨一眼的直盯著江波濤


“再一半。”


“………。”周澤楷一語不發也不眨一眼的,委屈的,直盯著江波濤


“……行了,都我的。”




周澤楷看著空無一物的桌面滿意的點了點頭。




“以後你有什麼事忙不過來,咱們也能給你打把手的,那就這樣,沒事我就先走……”江波濤疲憊的轉身欲走。




“等。”




從進學生會辦公室算起一句話都不曾說過的新任學生會長周澤楷終於開了金口,江波濤不太敢轉過去看周澤楷的表情,但他是個有擔當的、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所以他頓了幾秒後還是擺著張只有他媽媽跟周澤楷看得出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 “還有什麼事嗎?”




“你來當副會長。”




江波濤覺得周澤楷說這話的模樣,就跟幾天前,周澤楷被選作班長時硬拖著自己當副班長的表情一樣無恥。




*




在江波濤的各種心累下周澤楷當起了個名義上的學生會長,這真是挺輕鬆愉快的一件工作,他只要每天放學過後到學生會辦公室發呆,偶爾在江波濤真正忙不過來的時候動個幾筆就好了,說句實在話,周澤楷通常只在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仰慕的一句"周會長好”時才想起自己是一位學生會長來著。




就算這個學生會長當得如此輕鬆而不費力,少年周澤楷還是有著身為學生會長的煩惱,畢竟再怎麼混,學生會長總少不了那麼幾次上臺的機會,這個江波濤再怎麼神都罩不了他,上臺致個詞都要帶翻譯機這像個什麼話。




周澤楷平常就不愛說話的,上臺也是吐不出幾個字,只這樣也罷了,他一站上去臺下學生還要直盯著他看搞得他不只話沒說幾句動作還僵硬。




可那是什麼?一個活生生的帥哥!一個害羞腼腆的帥哥!上個臺話都說不好的帥哥!隨便講個什麼臺下的掌聲都是如雷貫耳!




於是周澤楷不管是運動會跟校慶還是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紀念日,最後甚至他不再是節日期間限定,而是每個禮拜兩次的朝會都要上臺表演他男神式的微笑,運動會隨便把他往臺上一放喊句加油大家都爽。




周澤楷覺得活著好累,對這個看臉的世界絕望了。




*




周澤楷這個會長當得雖然混還是挺稱職的,該做什麼就會去做不然也會安排人做,不該做的他也懶得管,可即使這樣還是有人看他不順,孫翔便是其中一個。




孫翔看這位學生會長不爽很久了,每次上臺講沒幾句話還要結結巴巴的,真是怎麼看怎麼慫,而且孫翔覺得吧,周澤楷人又沒比自己帥多少,大家整天把他捧上天,一看就是被寵壞的模樣讓孫翔好想一拳砸他臉上讓他明白世界的險惡。




簡單來說, 上了高中後不再被人捧卻自己把自己捧上天的孫小少爺覺得,周澤楷這個學生會長,當的真他媽的爛。




“小別啊…”


“不要叫我名字,大家會以為我們是一起的。”劉小別頭也不抬,對難得歪膩一回的孫翔表達他的厭惡。


“那為什麼上次我聽到國中部的學弟這樣喊你。”


“我不忍告訴他我們不是一起的。”


“賤人!渣男!”孫翔迅速的用上唐昊上次教會他的新詞回應。


“孫二翔你別噁心了,有事說事。”


“誰二了!我就是想問那個周會長當得這麼混這麼慫!可大家都說他好,到底好在哪了!”




劉小別想著孫翔這貨肯定是昨天朝會遲到又被學生會的人抓到不爽才會中二病跟神經病一起發作的。




“孫翔,有一種美,叫作沈默。”


“………………………………………喔。”完全忘了自己剛才在嗆誰的孫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劉小別知道他今天也沒有用他的腦去聽人說話,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樣。




*




周澤楷認識孫翔的,也知道他很不喜歡自己這學生會長的身份,畢竟孫翔人就在隔壁班,有時在走廊上都能聽到他在教室裡用那清亮的大嗓門說自己壞話來著,江波濤在他旁邊還會溫柔的拍拍周澤楷的肩說什麼不要太放在心上啦、沒有什麼事情能做到讓所有人都滿意啦…等,勢圖安慰身旁他認為心裡嚴重受創的竹馬,可江波濤不知道,周澤楷常常想著停下來聽一聽那個聲音,有時挺實際的,大部份都是過度誇大明顯醜化周澤楷形象的,什麼搞不好他回家連內褲都讓他媽洗之類的,各種天馬行空,總之沒一句是好聽的,周澤楷聽的都有些哭笑不得,漸漸的,周澤楷路過隔壁班的次數,在連他本人都沒發現的情況下直線攀升。




“欸,小周你要去哪呀?”見原本埋首書堆的友人起身,江波濤不怎麼好奇的問,畢竟得到的回答幾乎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散步。”




雖然散步這個答案挺周澤楷的,但江波濤知道周澤楷充其量就是反複走過同個樓層的同個路段,手上還要拿幾個東西做做樣子,為的什麼?經過隔壁班唄!至於周澤楷這麼做的原因雖說尚不清楚,但江波濤大膽的猜測周澤楷看上隔壁班的妹子了,若是這麼回事倒好,周澤楷談了戀愛的話,他應該也能落得清閒了吧!




江波濤不無愉悅的快速替周澤楷補上他上課心不在焉而漏下的筆記。




*




那天掃地時間,周澤楷又在實行他的散步大業,突地一個人拿著根掃把跌到他面前,那人還特戲劇性的翻了個身拿起掃把蹲在牆後,然後周澤楷就聽到個熟悉的聲音喊著




“唐昊你個傻逼別以為躲著就沒事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然後一個橫拿著長掃把的高大少年衝出教室,埋伏在牆後被喚為唐昊的少年機智的伸出了他的大長腿一絆,啪嘰一聲拿著長掃把的少年跌了個狗吃屎,長掃把砸向周澤楷的頭,敲得他一個不穩往前一撲。




重新爬起來的孫翔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完全傻了,這人……好像有點像他整天都在黑的那誰誰呀…




“愣著啊二翔!人你撞倒的快扶到保健室呀!”唐昊特不要臉的大喊著,想撇清關係的意圖明顯。




“蛤!?他…!?我!!!?”


“呃…”周澤楷揉了揉有些發痛的額角想表達他沒什麼事就是還沒能緩不過來,保健室也是沒有必要的。




“嘖…站得起來嗎?”孫翔特不情願的伸出手


“…嗯。”




周澤楷配合的伸手,孫翔一聽他那聲嗯立馬抽回手,那速度簡直不能更傷人。




“……呆什麼呀?去保健室不?”


“……。”




*




保健室阿姨恰巧有事外出,孫翔覺得自己今天就是個悲劇,在走廊跌的特沒形象、被隊友賣掉不說,這種寒冷的冬天竟然還要跟枝大冰棍搭在一起,想死的心都有了好嗎。




簡單的把有傷口的地方抹了個遍,都是些小破皮,處理起來也不算太麻煩。




“還有哪裡會痛嗎?”


“嗯。”


“哪裡?”


“額。”


“呃什麼?問你哪痛呀!”




孫翔快炸了,跟周會長講話怎麼就這麼累?到底是誰說周會長IQ至少一百五以上的!他都快開始懷疑這是一個智障兒了!問哪裡痛還要呃呃呃的有事嗎!問了三分鐘還沒問出來他到底是哪裡碰著了!




孫翔這兒脾氣才躁著呢,周澤楷倒是乾脆起來了,輕拉著孫翔的手往前額撫去。




“這。”


“…啊,喔!”




孫翔給周澤楷突如其來的動作搞得傻了,連吐槽周澤楷這動作過於親密都給忘了,隨及錯愕的拉回自己的手,突然意識到剛才是自己搞錯了人家的意思,立馬撇過了頭沒敢看著周澤楷。




“嘖…虧你還是個學生會長來著,講句話就那麼幾個字誰聽得懂喔…”


“不。”


“你不個什麼勁兒?你嘴殘是事實。”


“我不喜歡當會長。”周澤楷皺了皺好看的眉,頓了幾秒又道“嘴沒殘,不愛說話。”


“你不愛當會長你跟人選什麼會長?”孫翔特別的不耐煩,他從來沒這麼想上課過,可人是他撞的,他連人家講幾句話都不聽就走好像也不太行。




“打牌輸了。”




“你是說你去選會長是因為打牌輸了?”孫翔呆了幾秒才聽懂了周澤楷的話。




周澤楷翻了個白眼後點了點頭以示對這件事的無奈,孫翔看著他那生動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發現這周會長似乎沒想像中的那麼無趣。




“欸,你是想說隨便你選選都能上?”




周澤楷沒有回應,卻是擺了張制式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臉。




一切不言而喻。




“你小子有點自大啊?就這張臉?”




孫翔特鄙視的捏了把周澤楷那張眾人口中的帥臉,卻是沒了一開始那種嫌棄,也沒注意到這行動其實對剛認識的人來說有多失禮。




“欸,二貨!這節到實驗室上課啊!”唐昊拉開門後直喊,孫翔想這傢伙今天不知哪根神經抽了,竟然還記得來叫自己,卻忘記自己落得現在這番田地可以說少不了唐昊的功勞。




“喔,那我先閃啦!”孫翔隨意的對坐在床邊的周澤楷揮了揮手起身要走。


“孫翔,來學生會嗎?”


“我?沒興趣,掰!”




看著孫翔急於結束對話,連周澤楷怎麼就知道他的名字這件事都沒表示疑惑,周澤楷也沒多說什麼,靜靜的看著孫翔離去的方向,突然想起自己剛才一連串反常的行為,立馬陷入了尷尬的情緒。




江波濤進門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個頓在床邊縮成一團的周澤楷。




“小周你還好嗎?這姿勢…?”明明聽人說是在走廊跌了怎麼看起來像肚子痛?




“………”莫名的少女了一把還被朋友撞見的周澤楷。




*




“小周啊…你最近怎麼了嗎?”


“!!”




周澤楷驚訝的將視線由紙張轉移至江波濤,江波濤沒說話。只是好笑的將紙張旋轉了個一百八十度,周澤楷有些侷促的拿起筆快速的瞥了幾眼那張紙後飛快的簽了個名以示自己確實有在做事。




“行了行了,我就問問罷,你想說再跟我說。”看著周澤楷這副緊張的樣子,江波濤連忙撇了幾下手表示自己不過度強求的立場。




周澤楷卻是沒想這麼多,開口便道“想孫翔進學生會。”




“誰??孫翔?”


“隔壁班的。”


“不是,我知道他的。”在江波濤的認知裡,這個孫翔就是個職業周澤楷黑,周澤楷知道他不奇怪,可突然就提起他還要他入學生會就是唐突的讓江波濤都反應不過來。




“不行?”


“也不是不行…宣傳部好像還有職缺。我只想問,你這幾天一直故意走過隔壁班是為了這事?”


“一直?故意?”周澤楷移惑的歪頭


“…當我沒問。你怎麼突然想找他?”




周澤楷沈默了片刻,笑著道“我高興。”




啊,我高興,多麼的簡單有力,多麼的霸道有個性,我高興你管不著,啊,孩子長大了翅膀硬了想飛了擋也擋不住。




陷入謎之哀傷的江波濤雙眼一閉。




“行。”




*




雖然說著要放手讓孩子去飛,可江波濤發現他這孩子,比起要自己讓他飛,更像是,要自己帶著他飛。




要不然,他現在怎麼就跟孫翔坐在學生會沙發上和樂融融的吃點心了。




事實上,和樂融融只是好聽一點的說法而已,孫翔從得到許可後就沒停止咀嚼的動作,江波濤竟然一句話都沒說上。




終於,孫翔放下了手上裝著蛋糕的小盤子,說出了進入這個空間後的第一句話。




“抱歉啊,我早上沒吃早餐來著。”




沒有跟孫翔計較現在已經是下午了這件事,江波濤仍是擺著和靄可親的笑臉。




“沒事,你喜歡的話多吃點啊?”


“喔喔謝謝副會你真是個好人!”快速的舔去嘴角留下的一絲甜得發膩的奶油,孫翔難得心情好的露出個挺陽光的笑容。




第一次正式說上一句話就被發了好人卡的江波濤不禁有些無語了,不過同時他也暗自慶幸這個孫翔似乎比他想的來的好說話。




*




江波濤的溝通技術真是相當了得,孫翔被他的花言巧語唬的一愣一愣的,就像個受騙的小女生般被拐進了學生會。




不過才沒過了幾天,江波濤就發現,被坑的人,指不定是自己才是。




其實問題也不出在孫翔本身,孫翔挺好的,做事挺認真,效率也高,雖然有時思維有些令人匪夷所思,講話貌似也不太經過思考,不過倒不至於聽不進別人的話。




不得不說,真正的原因,出在他們沉默寡言的學生會長身上。




周澤楷雖然嘴上什麼都不說卻是對著孫翔各種偏心,舉個例來說,那會兒校慶,事特別多,ㄧ群人只得放學後留在學生會處所趕工,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天色漸漸暗去,就在所有人都產生些微倦意的這個時刻,意識依舊清醒的周澤楷聽到了一道小而低沉的聲音,他抱著些許的遲疑偏過頭看向低頭點了又點,拿著枝色筆卻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在紙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小藍點的孫翔,周澤楷立刻進入了狀況。




孫翔睡著了,還睡到打呼。




周澤楷掩飾著內心的激動,輕輕的讓孫翔的手卡在他的頭旁,以維持姿勢,並低頭繼續面對例會的提案,儼然是把孫翔的鼾聲當作背景音樂了。




“………。”坐在孫翔正對面目睹了一切並且從前忙到睡著只有被周澤楷立刻叫醒命運的江波濤表示。






孫翔最後還是被江波濤叫醒了,原因是他睡的連口水都給流到桌上了,江波濤看見表情哀怨的周澤楷簡直無言以對,敢情這事錯得還是他不成?




*




看著孫翔一手拉開桌下的小抽屜取出一包薯片,江波濤的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感慨,想想孫翔還沒進來時他們這裡哪有什麼他媽的零食櫃呢?




不過即使是到這麼誇張的地步也沒有任何人敢抹去這個零食櫃的存在,也就同屬宣傳部的吳啟杜明會隨便喊個幾句“誰把這小伙寵成這樣?”、“養分全給翔翔吸走了我怎麼長的高?”、…等云云,也未曾有人去提究竟孫翔是被誰寵了,畢竟,除了孫翔外,學生會的每個人心中都早已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心知肚明。




*




周澤楷瞄了眼坐在沙發上翹著腿的孫翔,略帶愉悅的在新提出的方案上標了個記號 。




                                                                            -end

评论(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