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多CP】論一條裙子引發世紀滅門血案的必然關係

標題黨安定(你妹

又是時候讓我來混更了!(滾

CP見tag。

我就是偏心輪迴啊你咬我啊。

…………對不起拜託不要揍我臉。





#輪迴的場合#


「尼瑪的這裙子醜死了!為毛還這麼多人討論啊?明明就是我跟周澤楷帥多了好不!」

這後面還附帶來自聯盟男神簡潔有力的一個——「嗯。」

自家親親老婆大人說的話當然什麼也對對對啊。

噢!你看!槍王頭頂上的那根呆毛搖擺得多麼愉悅!


雖然孫翔那句話的確讓人無法反駁,但……

被閃瞎的輪迴眾人不約而同地掩上眼睛,不忍心看下去了。

他們家男神變成妥妥的妻奴了怎麼辦!急!在線等啊啊啊啊啊!


「嗚嗚……長得帥的人憋跟我說話!」

「怎麼了啊明明?又在悲春傷秋了?」

「遠啊,都說了你別看那麼多奇怪的動畫了,瞧瞧你又學了些什麼回來?」

「這詞我用得不對麼?反正明明那麼笨都不會聽得懂!」

「這句我聽得懂!你說誰笨了!」

「誰回應就是誰。」

「你們倆給我滾開!友盡!」


聽話滾開的泊啟二人挪到一旁說著悄悄話。

「喂,啟啊,你說明明到底幹嘛?大姨媽來了?」

「來你妹!你沒看他女神剛轉發了條新微博麼?」

「你這個禽獸!我妹才三歲!啊不對離題了,他女神說啥了?」

「『呵呵,真有趣,明明就是藍黑啊。』」


「嗚嗚……不是白金嗎……我橫著豎著調亮調暗屏幕也死活看不出來藍黑啊……」

聽見那邊廂傳來杜明趴在鍵盤上的啜泣聲,泊啟二人只能感嘆愛情果真能讓人變笨。

啊不對小明明本來已經夠笨了。


「呵呵,幸好我家老婆大人跟我一樣是藍黑黨。」

秀分快,燒!

不過大家也只是在心裡想想而已,沒膽量真的拿火把去燒人。

開玩笑,他們才不想被奶媽放生啊!


江波濤安心地長呼了一口氣,放下心頭大石。

雖然他很慶幸隊裡沒釀成慘劇很感動,可是……

小周拜託你能不能別再在腦海裡瘋狂刷著「孫翔好可愛孫翔好可愛孫翔好可愛!!」的彈幕啊!!!

輪迴的麻麻今天依然也很心累,繼續努力想要拔掉那條不存在的周澤楷台專用天線。




#藍雨的場合#


「隊長隊長隊長!你看到什麼顏色了?果然是白金對吧對吧對吧?」

「嗯,是白金呢,少天乖,快訓練吧。」

「哦,好的隊長!」


「可是隊長你剛才明明說……」

「嗯?瀚文?^_^」

…………嗚!隊長你騙人!你明明才剛說完那條裙子是藍黑色的!


「咦?瀚文你說隊長怎麼了?」

「不……黃少你聽錯了,我什麼也沒說。」

心中憤慨無處可宣洩的盧瀚文,默默點開了與劉小別的QQ小窗。

流雲
小別前輩!那條裙子你覺得是什麼顏色啊?

飛刀劍
啊?白金啊?幹嘛?

流雲
那明明就是藍黑的!你們都騙人!我不要理你們了!

飛刀劍
小鬼…………

流雲
小別前輩我們來PKPK!輸了的人要把顏色改過來!

飛刀劍
啊?


這也能改的嗎?!by遠在微草掛著滿頭問號的劉小別。




#霸圖的場合#


訓練室裡的隊員們都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夠了,就一條裙子有什麼好說的?訓練。」

「是的隊長!」


此時韓文清的QQ彈出了一個小窗。

君莫笑
呦,老韓,那條裙子你覺得是啥顏色?

大漠孤煙
幼稚。

君莫笑
不敢說麼?

大漠孤煙
那你的答案?

君莫笑
藍黑啊。可別跟哥說你看到的是白金呢,呵呵。

大漠孤煙
…………

君莫笑
喂,老韓?難道你真是白金黨?


韓文清沒再回應下去,而是推開鍵盤離開座位,站到自家副隊的旁邊。

「……新杰,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隊長你不是不在意那條裙子麼?」

「我改變主意了。」


這邊廂的林敬言。

海無量
林大大~來考驗一下我們之間的愛情吧~什麼顏色?

冷暗雷
呵,你猜?

海無量
那麼聰明的我當然看得出來那是藍黑囉!

冷暗雷
噢那還真巧,我也看到是藍黑呢。

海無量
哎呀我騙你的啦,其實我看到白金喔。

冷暗雷
噢那還真巧,我也是騙你的呢,其實我也看到白金啊。

海無量
林大大果然是我的真愛!

冷暗雷
當然!就算山無稜天地合,我也是這麼愛你的!


不愧是猥瑣組合,說謊話也不用打草稿的。

在隔壁座位偷看林敬言屏幕的張佳樂真看不下去了,點開了與孫哲平的QQ小窗。

百花繚亂
大孫你看到什麼顏色了?我看到白金喔。

再睡一夏
藍黑。

百花繚亂
…………

再睡一夏
怎麼了?


…………你妹!說好的真愛呢?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就不能騙他一下嗎?

不解風情的男人!張佳樂怒摔鍵盤。




#雷霆的場合#


「吶,隊長~來玩競猜遊戲~你看著這條裙子是白金還是藍黑呢?」

「小戴……」

「先說好猜錯了就買給我喔。」

「白金吧。」

「噢耶!隊長你猜錯咯,它看起來像白金,但其實是藍黑的啦!」


「噗。」

「咦?隊長你笑什麼?」

「不,沒事,你買吧,我來付錢。」

「隊長你最好了!」


傻妹子,想要就直說啊,他又不是不肯買給她的。

一早知道裙子真相的肖時欽笑了笑,輕輕揉上戴妍琦的頭髮。




#虛空的場合#


「吳女士吳女士~你看這條裙子是什麼顏色?是白金對吧?」

「阿軒,我們分手吧。」

「誒?啊!不!!!吳女士不要拋棄我!我錯了!是藍黑啦!藍黑!我錯了啊我這就改過來!你原諒我啦好不好?」

「阿軒,別說了,分手吧。」

「不!!!!!」


…………汗顏的隊友們很想表示副隊要分手的原因,並不是裙子顏色的問題啊。

比起這個問題,隊長你倒是先把吳女士這個稱呼改過來啊!副隊身後的怒火都快要具現化了啦!




END.


评论(10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