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周翔/愚人節賀】聽說四月一日是個適合真心告白的好日子?

大家有沒有被我騙到喔?愚人節快樂!。:.゚ヽ(*´∀`)ノ゚.:。(滾)

好吧這次是真的賀文了沒騙你(邪魅一笑

@微草小戰隊o.O DAda 就說了一句好愚人節不寫嗎……然後我就……(默

弄得我好像每逢節日就會更文一樣!哼!復活節跟清明節我就不更!哼哼!(小孩子嗎你






「喜歡你。」

「啥?」

「喜歡你。」

「什麼?周澤楷你再說一遍?」

「喜歡……你。」

周澤楷走到孫翔面前,把對方正坐著的轉椅扭過來,臉上掛著認真的神情,凝視著因為聽到驚人表白頓時呆若木雞張大嘴巴的小鬥神。

「周、周澤楷你、你說真的?」

「嗯!」

「那我、我也……」


「啊哈哈哈哈哈哈怎麼連隊長也跟著學壞了啦!」

「我就說嘛!隊長那張臉簡直是男女老幼皆通殺!你看連二翔也中招了!」

「可惡!翔哥居然也淪陷了不科學!說好的帥哥對帥哥免疫呢?」

「愚人節快樂啊翔兒。」


「…………杜明你給我過來競技場!翔哥我來教你什麼是一百種的不同死法!」

「噢不——!WHY ONLY ME?!明明吳啟跟呂泊遠他們倆也說了啊!我不要去!」

本來內心糾結得快變成扭麻花的孫翔霎時釋懷了,從座椅上彈起來對著杜明叫囂要PK,錯過了看見告白那位當事人的呆毛萎掉了的一瞬間。

輪迴的好媽媽江波濤看見了。


「小周你幹嘛好挑不挑就挑今天……」

「?」周澤楷向江波濤投射一個疑惑的眼神。

「今天可是愚人節啊。」來自翻譯機的好心解釋。


周澤楷變得更沉默了。

他根本就沒有留意這個,哪又會知道世事居然就這般如此的巧合?

槍王大大又向江波濤發射了一個無辜的眼神,默默地盯著自家副隊。

可是江波濤的天線接收器明明就聽到了自家隊長在唾罵他們幾個都是豬隊友的彈幕(不是


江波濤把視線移開,想要裝作什麼也沒看見,斜眼一睨卻意外瞥到孫翔原來一直偷偷留意著他們這邊。

「小孫你……」

!!!

「呃、呃……副、副隊我我我我覺得有點不舒服!我想先回去房間休息一下!」

被戳破了的孫翔匆匆忙忙地使出豪龍破軍……啊,是用跑的衝回房間,經過江波濤身旁時,咱們觀察力特別棒棒哒~的副隊發現了——

自家小鬥神的臉頰,艷紅得快要淌出血來了。


…………

敢情這原來是雙向暗戀嗎?!

到底是在鬧什麼啦?不要讓他發現好不?說好隊裡不准談戀愛啊!


「加油。」

咱們作為人生贏家的方明華走到江波濤的旁邊,拍肩跟他說著鼓勵說話,傳達著「當月老牽紅線可是很辛苦的。」的訊息。

告非誰說他要幫忙了?!

…………好吧他最後大概還是會幫的吧。


深知自己早晚也會看不過眼的江波濤,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今晚我請大家出去吃宵夜!」而獲得一眾歡呼後,便跟自家隊長來個私下溝通對話。

「小周啊,你留下來,待會跟小孫兩個人另外去吃吧。」

江.神助攻.波濤,就深藏功與名地向孫翔的房間邁步前進了。


另一邊廂——

回到自己房間的孫翔,砰的一聲把門用力關上後,身子倚在門板上,七上八下的用手按住扑通扑通地劇烈跳動得停不下來的心臟。

你問為什麼?

因為他在暗戀周澤楷啊。


剛剛周澤楷的告白,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衝擊了。

明知是騙自己的,但他還是心動了一把。

你妹的!到底是誰發明愚人節這種日子耍人的?!

咦……

對欸!今天是愚人節!

那麼他是不是可以跟周澤楷騙回去?


咚咚。

一陣敲門聲傳來,敲在門板上也敲到孫翔的心裡去,房間的主人被嚇得不輕。

「誰?!啊……是副隊……」

喂喂喂……這一臉失望的表情是咋回事?不帶這樣的吧?

不是小周來找你還真不好意思啊抱歉呢?

江波濤覺得心塞,他幹嘛吃飽飯沒事幹,自個兒送上門跑來當神助攻啊。

「待會大家一起去吃宵夜,小孫你要不要來?」

咕——

孫翔的肚子已經代嘴巴回答了。

「好吧那待會大門見囉。」

現在的年輕人還真能吃呢,江波濤心想,雖然自己也好像沒大孫翔很多就是了。



然後孫翔換好衣服走到大門外的時候,只見他家隊長一個人孤伶伶的站在那裡吃西北風。

再然後孫翔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江波濤的短信。

『小孫你動作太慢啦,我們先去囉,你跟小周再一起過來吧。』


說好的大家一起呢?

孫翔有點不自在地望了周澤楷一眼。

「走?」

「哦,好啊。」



…………好尷尬啊。

一邊走在路上一邊裝作看街邊風景的孫翔心想。

尼瑪的周澤楷說句話會死的嗎?

哦抱歉他都忘了自家隊長根本不說話的。


又過了一會兒。

臥槽好冷啊——

都怪他滿腦子的周澤楷,害他急著出門忘了拿手套。

孫翔一邊搓著自己凍得通紅的雙手,瞪了旁邊的罪魁禍首一眼。

碰巧周澤楷就看了過來。

兩雙眼睛沉默對視。

然後周澤楷的視線停留在孫翔那雙好像被人下了定身咒而停下來的雙手上。


「冷?」

「廢話當然冷……啊……」

話未說完的孫翔就眼睜睜地看著周澤楷牽起自己的手,放進他溫暖的大衣口袋裡。

就這樣小鬥神的腦袋硬生生地當了機,連最後的啊字也說得不完整。


掌心傳來的熱度,好像直接傳到自己的臉上了。

孫翔覺得他的臉頰大概紅得沒法見人了,想拿雙手遮掩住,卻又被熱度的主人逕自禁錮著。

臥槽,這又是愚人節的玩笑嗎?

天啊放過他吧。


「孫翔……」

「嗯、嗯?又幹嘛啊周澤楷?」

「喜歡你。」

「…………啊哈哈哈周澤楷你又在開玩笑了吧?我早知道是愚人節啦!再玩第二次就——」

「十二點,過了。」

「哈?」

「沒騙你。」


靜——默——


「我靠這不算啦重來!明明應該是我先告白的欸!」

「嗯?」

「嗯什麼啦!明明應該是我說喜歡、呃……我剛才什麼也沒說!忘掉!」

「你說。」

「我說啥鬼啦!」

「喜歡我。」周澤楷用手指了指自己。

「誰喜歡你啦笨蛋才會喜歡你!」

「笨蛋。」周澤楷又指了指孫翔。

「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

「笨蛋,喜歡你。」

「周澤楷你!別以為我聽不出來這是雙關語!不准說我笨!」

「呵呵。」

周澤楷乘機偷親了孫翔一下,然後放開還牽住的手,向前面麻辣燙的攤子逃奔。


…………

一秒,兩秒,三秒。

讀條完畢。


「周!澤!楷!給我站住!有本事親我有本事就別跑!」


說去吃宵夜,但結果全部偷偷躲在大門後跟來的輪迴全員表示,極——度——需要墨鏡。

尼瑪的明明愚人節就是情人節!!!





END.


评论(2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