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周翔+喻黃】飲茶還真是個博大精深的無形文化遺產(?)

四妹  @星爍海濤 你給我出來面對,你爆腦洞就爆腦洞為啥要拉上我一起!(希特拉臉

害我很想妖都O那天早上去飲茶……(沒人鳥你好嗎

我其實好喜歡看魚魚!!!(滾

周翔是有的,但喻黃其實看不出來,自由心證唄(喂





事源嘛,其實只是常規賽期間,輪迴碰巧去了G巿作客比賽,藍雨作為主場隊伍便順勢盡個地主之誼,把人帶去體驗一下G巿獨有的飲茶文化,促進當地的旅遊業。(並沒有


說是說去茶樓吃飯,但大門與內部的裝潢跟他們S巿的館子也沒差很遠嘛,都大同小異的。

呵,話可別說得那麼早啊客官,不然就會像咱們那位姓李的直播主持那樣,下一秒便被狠狠的打臉啊。(李藝博:你出來!我保證揍死你!)


瞥見藍雨的人一上茶就開始動手洗碗筷,咱們的好奇翔寶寶(孫翔:你喊誰!)忍不住就磞了一句——

「這裡的衛生很差嗎幹嘛要洗?不是已經消毒了?」

然後咱們的中國好隊長(你咱們夠了沒?)喻文州本著有問必答的精神,不徐不疾地(說的不是手速啦!)回答了——

「只是我們這邊的習慣罷了,而且泡茶的第一趟通常有種澀味不好喝,順道便拿來洗一下餐具,就是我們俗稱的洗茶葉。」

「噢,這樣。」

咱們的翔寶寶(你夠了)好像天線寶寶一樣,又學到了新知識了喔!

不過天線長在小周頭上就是了,你看看那根特別活躍的呆毛。(指(別造謠


洗了一大輪的茶杯啊茶碗啊筷子啊湯匙啊什麼的,壼裡的茶早已見底了。

此時喻文州便打開了茶壼上面的蓋子,卡在茶壼正後方的握把那裡。

「???????」

此時輪迴七友(喂)頭上都頂了一個問號。

噢,還真的剛好七個,一人一個不用搶喔~(誰要搶了


發揮想像空間創意無限的時間到了!

「打開蓋子幹嘛?待會有人朝裡面吐口水怎麼辦?還要不要喝了?」

哇噢,翔哥神奇的腦回路果真名不虛傳,居然這樣也能想得出來?誰會吐口水啊???(神奇戰隊表示中槍)

作為翔哥的小弟(非也。不是說邱非小天使啦!),呂泊遠很給面子地撐場,哈哈的乾笑了兩聲,真的是兩聲(強調個鬼),然後就幫忙圓場打了個趣——

「咦咦?因為黃少是貓舌頭超級怕熱,所以喻隊才要打開蓋子來散熱麼?真有趣欸!」

泊遠被帶壞了,腦回路跟孫翔繞上同一個圈圈了。(蓋章)


哦,有侍應走過來重新添開水了。

「咦咦咦咦咦?!」

「喔我懂啦!這是召喚侍應過來添水的魔法陣吧!」

「泊遠你少看點奇怪的東西吧……」

「我沒有!都很正常的!」

江波濤笑而不語,心裡打算著回去要把呂泊遠的珍藏都收歸國有。


喻文州拿起了茶壼,逐一添滿大家的茶杯。

只見藍雨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在茶杯旁邊叩叩兩根手指。

可沒待輪迴眾吐出內心的疑惑,黃少天已經迫不及待地侃侃而談起來。

「你們知道嗎知道嗎?我跟你們說喔!以前清朝乾隆皇帝跟他的侍從微服出巡,去飲茶的時候為免平民得悉自己身份,便為自己的隨從斟茶,那些隨從為求謝恩,於是便把手指屈曲,以代表磕頭及謝禮喔!還有剛才揭開茶壼蓋子的動作,是因為以前有個八旗子弟到茶樓飲茶,將鷓鴣放入沒有水的茶盅裡面,然後蓋好以防鷓鴣亂走,後來侍應幫忙添水便不小心燙死了鷓鴣,被那個八旗子弟索償呢!所以呢,自此之後G巿人每逢別人替自己斟茶,都會在桌上叩手指呢!還有每次想讓侍應幫忙添水,也要先打開茶壼蓋子!」

聽了一大串霹靂噼啦的故事,輪迴眾的腦子裡嗡嗡作響。

「所以我們要……謝主隆恩?」神結論啊翔兒。

「呵呵,眾卿平身。」^_^

「隊長你也跟著一起鬧嗎?好入戲啊,嘿嘿!」


「好了啦!碗筷都洗完了,茶也重新沏好了,典故也說完了,怎麼還沒有侍應把菜單遞上來啊?我都快餓死了!」

「哎喲,餓著我們家可愛的小明明囉?」

「明明啊,你是時候減一下肥了,太胖會不帥喔,雖然本來就……咳咳。」

「吳啟呂泊遠你們兩個給我閉嘴!不說話沒人當你們是啞巴!」

「嗯?(o゚ω゚o)」

「隊長我不是說你啦……(;д;)」

「嘛,好啦好啦大家也餓了吧……小妹!給我來一份菜單!」

「還是副隊最好了!」

…………

可是沒人回應欸。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瀚文你喊一遍看看啦!」

「知道黃少!阿姐!靚女姐姐!」

「來了~小朋友你想要什麼?」

「…………」原來喊小妹沒人回應,喊阿姐才有人來的……

「我不服!我要自己來喊一遍!」

「小明明/明明加油!」

「阿豬!阿豬啊!」

「哈哈哈哈!杜明你喊的是什麼鬼啦!誰會那麼笨這樣也回應你啊!」

「二翔你行你上啊!」

「上就上!誰怕你?靚女姐姐!」

「來來來!靚仔你想要什麼啊?」

「有菜單麼?」呵呵,跟黃少天混多了也有好處的嘛。

「有有有!給你給你!」

然後,還沒待孫翔露出勝利的笑容,侍應阿姐遞出了一張格仔紙。


「???????」

雪姑七友七個小矮人♪ 輪迴七友七個大問號♬(別唱)

哎喲藍雨你們這邊不要只顧著狂笑啦!快跟人解釋一下好不!

黃少天耍手擰頭,笑到不行,把燙手山芋丟給了旁邊看戲吃花生的李遠跟徐景熙。

「黃少你自己說啦!平時就搶著來說,現在又丟給我們!」

「好啦好啦!其實飲茶就是類似自助形式的點餐,自己出去外面的小攤檔看看,有想吃的就拿到盤子去,再讓阿姐蓋印在菜單上面,到時拿著單子去結帳就可以了。」

「臥槽吃個東西而已,非得這麼勞累自己嗎?!」

「我們這邊的文化就是這樣唄~所以才地道啊。」


「各位賓客注意,下午茶時間現在開始。」

轟——

一聽到廣播,立馬蹦出一大群人波濤洶湧(?)地衝了出去,嚇得輪迴的人都呆了。

哎呀藍雨的人早就司空見慣把這種場景當作是家常便飯了呢,大驚小怪大驚小怪。


各個小攤檔前面全都是人,根本擠不進去,快要連針也插不進去啦。

可是藍雨未來的生力軍小盧,憑著細小的身軀,成功把自己塞進去並且搶了好幾籠點心回來,全桌人才有得吃囉。

待人潮散了,小攤檔的食物都沒了,要等待下一輪了。

「好恐怖啊……弱肉強食的世界……吃東西要先搶先贏……」輪迴眾暗自慨嘆著,吃貨城巿專出吃貨啊……


很快的一陣狂風掃落葉,大家都把桌上的餸菜吃完了,但還是餓。

咱們輪迴三劍俠沒事可幹,無聊得在研究裝點心用而現在空了的竹籠子。

杜明吳啟跟呂泊遠把籠子放上頭頂假裝新潮帽子,更是亂擺姿勢裝模特。

「你們蠢爆了啊哈哈!」便被孫翔嘲笑了。

然後呢?不用猜啦!當然是孫翔被集火塞帽子了啦!

好端端的一個帥哥,硬是被擠出一點老土味兒來,嗯,就像孫翔自己說的那樣,蠢爆了。


然後新一輪點心又出來了,再一次的瘋狂搶食。

孫翔這次倒是眼明手快,一早就擠了進去,搶回了不少戰利品。

眾人想要歡呼終於有得吃了之際,才發現……孫翔拿回來的都是一堆甜食——奶皇包啊馬拉糕啊水晶包啊甜薄撐啊什麼的。

S巿人不愧是出了名的甜食黨啊……來自藍雨眾的內心OS。


好吧除了甜食以外,其實還有小籠包的啦。

孫翔瞥見酒樓的小攤檔居然出現了小籠包,便想說喊來試試什麼味道。

但想當然爾,吃慣了S巿的誰會覺得其他地方的好吃?輪迴眾人不作他想一致給了個差評。

孫翔還喊黃少天下次過來打比賽就帶他去吃真正地道的小籠包呢。

周澤楷這時候拉了拉孫翔的衣袖,想示意對方注意別太激動沾到餸汁,可惜卻被孫翔誤會以為自己也想跟著一起去。

「周澤楷你又不說話!才不要帶你去!」

槍王大大好心塞,這世界好人沒好報,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此時眾人默唸,有黃少在誰能說得上話啊?不是小周的錯啊……


周澤楷伐開心了,化悲憤為食量了。(別啊哎呀呀我不是喊劉小別啦!小盧你快坐回去!

反正面前的都是平常喜歡吃的東西嘛!(甜黨安定

但吃到半途,又被孫翔阻止了。

「周澤楷你再吃下去身材就變形了啦!要不要翔哥帶你去健健身?」

周澤楷放下筷子,伐伐伐開心了,捏捏自己的小肚子,不想吃了,學著隔壁桌的熊孩子跑了出去外面魚缸……看魚魚。

男神在看魚,看得男神教教徒們真心痛啊。

喔不是啦!還差了一個耶!

「誒你看翔翔開始坐不住了耶!在椅子上動來動去的,心都飄了去魚缸那裡啦!」

哎呀人家不算是教徒啦好不?好歹他自己也是個小帥哥呢。

好吧你說啥就啥囉,我不跟你吵這個。


機智的江波濤心動不如行動,索性喊小孫出去一起看就好了嘛?

……啊不行,小孫肯定會口嫌體正直耍傲嬌說不要。

要麼就犠牲一下小我完成大我吧?當作是陪陪自家隊長也好啊。

「小孫啊,不如我們全隊人出去一起看唄?」

「啊?」

喂喂喂喂喂這已經不止是小我了吧?全隊人都被你拉下水了欸!

杜小明在張口想要反駁之際,接收得到從副隊投射過來的十字死光……啊是殺人目光就住嘴了,然後被泊遠吳啟一左一右地鉗了出去,反對無效。

喔你問方大奶?

「嘛,看魚也挺不錯的?回去也帶我女兒上海鮮館子看一個,還有你剛剛喊我什麼?嗯?」

以上是來自方大……哥的證言。


所以呢?

非常有隊友愛的輪迴眾人,一字排開陪伴自家隊長……看魚。

「告非好丟臉啊!」

「我們幹嘛要跟小孩子搶位置看魚啊……」

「我怎麼知道?你問副隊啊。」

「副隊的命令是絕對的!」

「你錯棚了欸!要打籃球就出去公園外面的籃球場啦!」(你好LO主是個赤司迷妹)

「我們回去坐啦好不好?你看路過的人都盯著我們啦!那邊的美女侍應還看著我們掩嘴偷笑欸!」

「可是……翔翔看得好開心欸根本就不想回去……」

「嘩周澤楷你看!那條魚反肚了欸!肚子好白!噢噢噢那邊那隻螃蟹死活也爬不出來欸!哈哈哈哈好笨!」


你妹啦他想回去啊!!!

來自杜小明內心無聲的吶喊。


「明明乖,不要再提我家妹妹好嗎?她才三歲,你到底有多喜歡我妹?」

來自同一陣線的好兄弟呂泊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拍了一下杜小明的肩膀,儼然一副放棄小明的姿態。


「我喜歡的是唐柔女神不是你妹!!!」

小明明已經忘了吐糟,為毛小遠遠能聽得見自己的內心獨白了。


「但女神連你是誰也不記得吧?泊遠他妹的機會說不定還比較大呢,你可以期待一下。」

來自刺客吳啟最後的會心一擊,杜小明,卒。


江波濤努力地左閃右避,不想讓旁邊不知為何復活過來的自家隊長,仙女散花般丟出來的背景小花花給砸個正著。

小周你能不能別再陪笑了?怎麼還跟著小孫一起瘋啊?!

暗自慨嘆自家女兒(?)也被帶壞了的輪迴好媽媽,想要尋求同伴宣洩一下,但另一邊只剩下了一個自顧自給魚魚拍照,然後回傳給女兒的傻爸爸。

…………

他自己一個人回去可不可以?隊友愛是什麼能吃的嗎?



「吶吶黃少!我也想跟著一起去看魚欸!」

「瀚文乖,改天再帶你去,現在出去太丟臉了,我不想讓人覺得跟他們是一伙的。」

「可是我們本來就是一伙的啊?」

「現在就假裝不認識好了啦!待會他們回來就說是搭枱的,懂嗎瀚文?」

「為什麼啊?」

「不要問!照著做就好了!」

「壓力山大……」




謝謝收看。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