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輪迴中心/周翔有(?】論當隊裡兩位男(閃)神(光)帥(彈)哥生日相近該如何慶生的正確姿勢

標題跟內容其實木有一毛錢的關係(喂

短小的對話流,TAG就……隨便吧!我不知道要打啥了還是該乾脆什麼也不打?(不

我只是在提醒自己記得要碼生賀,所以這個是預備號(?

不過一直忙到現在還沒消停,可能沒時間了,嗯,不用喊我滾出去了我自己圓潤地……(這麼多話還不快滾——




輪迴笨蛋三人組的秘密作戰會議(?)

「我說……」不知為何吞吞吐吐還聲如蚊蚋的杜明。

「要說快說啊小明明,便秘麼你?」受不住了的吳啟開口打斷道。

「必須是啊,不然就是女神又『拋棄』你了?」同樣受不住了的呂泊遠瞬間轉換了嘲諷模式。

「不提唐柔會死嗎你們?!」每天都女神女神的!幹嘛都在提他的傷心事啦!TAT的杜明。

「你會。」吳啟秒答。

「你會。」呂泊遠跟上。

「排什麼隊形!給我滾!」被踩中痛處的杜明表示憤怒。

「那我們滾了喔?你自個兒憋著別說話了唄。」吳啟挑眉。

「不不不!啟哥、啟爺、啟大人——我錯了。」杜明就差沒跪在地上求饒了(?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吳啟揮揮手,打發小明子。

又沒喊你皇上……杜明暗自嘀咕著,還是把話挑明,打開天窗說亮話。

「我說……隊長生日快到了吧?」說了一堆廢話(知道就好)杜明饒是進入正題了。

「對啊,還有翔翔的。」吳啟不忘提醒了杜明一下。

「嗯,就差一個星期左右的,怎麼了?」機智聰明的呂泊遠還把日子算好了。

「就是這個!我想說既然他們倆的生日那麼近,又在一起交往了,不如一併慶祝好不好?」杜明表示自己才是最機智的那位,星星眼的盯著兩位損友(?)求稱讚(?)。

「你這話說得……」呂泊遠嘆氣。

「有你這麼對待自家隊長的嗎……」吳啟也嘆了一口氣。

「副隊也是這月生日的啊……才剛過了一個星期耶,怎麼不聽你說要一併慶生啊?」呂泊遠又再嘆了一口氣。

「誒?!什麼時候副隊過生日了?!」杜明表示驚訝,他怎麼不知道?!

「你這話說得……」呂泊遠嘆氣。

「有你這麼對待自家副隊的嗎……」吳啟也嘆了一口氣。

「等等!這兩段話怎麼似曾相識……」覺得有點不妥的杜明連忙制止對話的進展。

「…………」呂泊遠跟吳啟什麼也不想說,大家可以翻上去看看前幾行。

「副隊生日就是光棍節那天啊。」吳啟還是好心替杜明解惑。

「耶?那麼……我們那天不是在慶祝光棍節,而是慶祝副隊生日?」乖乖牌學生杜小明繼續發問。

「廢話,不然方哥幹嘛也出席啊?他又不是光棍。」呂泊遠真想揍他,看看會不會讓杜明變得聰明一點。

「說起來我也不算是光棍啊!我可是有女神的人!只是女神太過害羞還沒答應我而已!」異想天開得朝著奇怪方向發展的杜明。

「你醒醒啊。」不用揍了,揍了也沒治了,呂泊遠收回正準備揮出去的拳頭。(來真的啊?

「不要跟其他人說我認識你。」吳啟表示他跟杜明絕壁是兩個次元的人。

「那就不說我!隊長跟二翔呢?他們倆不是光棍了吧!」哼!你們這兩個魚唇的人類!by杜明

「喔——不賴嘛,小明明把腦袋撿回來了。」杜明回來他們所在的次元世界了。

「一直都在!撿你的頭!就是因為他們倆在一起了,我才說要一併慶生啦!」才跟副隊生日什麼的沒關係呢!企圖把自己的提議合理化的杜明硬是要掰回來。

「好好好,那我們要怎麼慶祝啊?禮物要送什麼啊?」直接討論議程吧。

「嘿嘿,隊長的禮物嘛……把二翔打包起來送給隊長就好了嘛!」杜明奸笑,還不讓他作弄孫翔回去一趟?

「那翔翔的禮物呢?」

「呃、那就把隊長打包送給二翔?」杜明頓了一下,建議的本質根本沒變啊!

「你是跟翔翔多大仇233333333」不都是翔翔被隊長吃乾抹淨麼?吳啟禁不住捧腹大笑。

「等等!」呂泊遠覺得有點不對勁。

「幹嘛啊?」杜明表示不懂,等什麼啊?

「小明子你該不會……不知道隊長跟翔哥去年生日時……已經在一起了吧?」是的話杜明的遲鈍就是亮點了。

「誒誒誒誒誒?!騙人!!!那二翔去年不就已經被這樣玩過了麼?!」杜明大叫起來。

小明子你的重點好像有點不對耶。

不過倒是真相了一回。

「戀愛白痴。」呂泊遠點評。

「白痴。」吳啟同評。

「那我們還怎麼慶祝啊?用不用跟副隊求救啊?」杜明直接裝耳背,徑自煩惱著慶生的正確姿勢,雖然打從一開始就沒正確過。

「求救倒是不用,你先跟副隊求饒好了,居然連副隊生日也不知道,洗乾淨脖子去領罰吧。」

「不啊啊啊啊啊啊——」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不

TBC(?)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