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輪迴中心/周翔有(?】論當隊裡兩位男(閃)神(光)帥(彈)哥生日相近該如何慶生的正確姿勢(二)

這是暗著賣泊啟明安利的節奏麼(……)主角們什麼時候才出場啊(你知道就好

讓我吐糟一下臥槽它居然真的有後續……要更到我翔生日麼(X

可是沒梗。(到底誰開的坑啊

然而過幾天我人就在S巿……好吧反正就沒人看,隨風去吧(你滾

>>聽說是(一)的傳送門<< 




由於時間關係,讓我們拿起遙控器,按下快轉鍵,跳到小周生日的前一天。(你

繼續來一下輪迴笨蛋三人組的(已經不是秘密的)秘密作戰會議(?


「所以呢,小明明你去跟副隊請罪了沒?」呂泊遠伸出手指,戳戳杜明正吃著零食而鼓起,恰似倉鼠的臉頰。

「沒敢去啊……」杜明咀嚼的動作一頓,突然覺得好像有一根魚骨頭哽在喉嚨裡不上不下,心虛的感覺說不清好難受。

「那你還不快去啊?還要跟副隊請教要怎麼跟隊長翔翔慶生欸!你好意思在這裡蹺著二郎腿,偷吃翔翔的零食喔?」呂泊遠這會兒不戳杜小明的臉頰了,反倒抓著對方的肩膀猛烈搖晃。

「喔!這個我倒是去問了啊!副隊跟我說了!哎喲別搖了啦我頭暈!」杜明撲上去呂泊遠身上就要咬人的樣子,可惜尚未得逞便被吳啟攔下來了。

「你妹!不早說!副隊怎麼講啊?」這回輪到吳啟撲向杜明身上了,兩人扭打成一團,剩下的呂泊遠順走了杜明擱在桌子上的零食接著吃,隔岸觀火看好戲。

「打你妹!幹嘛打我臉?君子動口不動手啊!靠!你有種打我,你有種別躲!」被吳啟無心(但不排除有意)揍了一拳的杜明努力地想要揍回去,剛巧被人閃避過去沒成功。

「我家八歲的妹妹你也打?什麼叫憐香惜玉你懂不懂啊禽獸!活該你單戀女神一輩子!」

「閉嘴啊啊啊啊啊就說了不提唐柔你們會死嗎!!」

怎麼就變成小學生罵戰了……而且每次刺客殘忍靜默對小明明的一擊必殺大招也是唐柔妹子……你們說不厭,他也已經聽膩了啊。

好端端還在吃花生的呂泊遠在心裡暗自腹誹著,然而完全沒想起前幾天自己也才剛用過了這招沒多久的事。

「好了好了,小明明快說吧,不然我就跟副隊告狀了,打小報告說你不知道他生日。」

第一柔道出手,誰與爭鋒,幼兒生(怎麼更低階了)吵架迅即變得鴉雀無聲。

「副隊說……還是分開慶祝吧。」杜明立馬二話不說從實招來。

「說完了?理由呢?副隊說話才不會像你沒頭沒尾呢。」吳啟狠狠的再刺一刀,命中。

「你才沒頭沒——呃不對我本來就木有尾巴!」很好又離題離得十萬八丈遠了。

「恭喜賀喜小明明終於變聰明了。」吳啟鼓掌並振臂歡呼(沒有後者只有棒讀的台詞)。

「這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感覺……」呂泊遠抬手抹了一把(並不存在的)辛酸的淚水。

「夠了啦!再玩我就不說了!」杜明重振(從來沒有的)雄風(?)還是夫綱(??)霸氣外漏(有的嗎?)呃……算了大家懂就好。(喂)

「好吧,小明子啟奏唄。」啟皇上擺駕AGAIN。

「啟你妹!」杜明說完頓了下,表情有點古怪,「……還是不提你妹了。」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請求了……」

「火箭兵團求放過。」杜明真想跪了,臣妾玩不來啊。

「愛妃平身,直言吧。」總算是玩夠了的吳啟,准奏了。

「副隊說已經夠閃瞎人了求放過QAQ」杜明不自覺地把自己現在的心情符號也加上去了,倒真適合。

「還有呢?」呂泊遠此時候強勢插入。

「你怎麼知道還有?」杜明表示驚詫。

「是你笨。」真正原因不重要,欺負小明比較重要,來自輪迴隊裡的至理名言。

「你才笨!副隊說分開慶祝就可以光明正大把二翔送給隊長吃光光!還稱讚我的提議很棒!」杜明得戚地從鼻子裡哼出了一口氣。

「小明明,翔翔站在你身後他現在很火喔。」吳啟拍了一下杜明瞬間垮下來的肩膀,道了一句無聲的加油。

「不啊啊啊啊啊啊——」



還是老話,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直接複製粘上的你就懶吧

依然是TBC(?)


明天正日大概會上(久違的)肉吧,然而我還沒寫過一個字(。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