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37.

江麻麻上線(喂




37. 正裝




「國家隊出征前要採訪就採訪唄,可是為毛要穿正裝那麼正式啊?還有為啥我們倆也要去?這不都是領隊跟隊長那啥的職責麼?讓那個葉修跟喻隊去應付就好了吧哈?」孫翔連珠炮發一大串的抱怨,但還是乖乖的跟周澤楷待在換衣間互相整理身上的西裝,準備待會出發去參加訪問。

這點江波濤倒是跟周澤楷說過,大概是馮主席說了什麼「他們是聯盟的門面啊」、「要上雜誌報導的當然要好看點的」、「楚雲秀跟蘇沐橙兩位美女當然也有她們的份兒」等等的一大堆理由,倒也不怕他們倆一人害羞腼腆不說話,一人口直心快亂說話,反把聯盟的形象給毀了個清光呢。不過倘若是光讓他們坐著在旁邊當個「花瓶」的話,這個如意算盤打得也挺不錯的,你問我答的唇槍舌劍還是留著給心髒們就好了,反正有四個嘛不用等CD也不怕沒庫存(?),江波濤那時盯著自家隊長的臉心想。

然而正如你我熟知的周澤楷,要跟孫翔解釋上面的一大段話並且得到理解,很顯然地存在技術上的困難。

這個時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啊,聯盟的臉祭出了慣用的必殺技,算是回答了孫翔其實沒有指望有人回話的「問題」。


話說回來,雖說是兩人互相替對方整理衣服,但說實話其實只是周澤楷單方面在幫孫翔整理。

男神不愧是男神,君不見槍王大大早已整裝完畢,一副西裝筆挺的模樣;反觀孫翔那身造型,衣領歪歪斜斜的不在話下,還扣錯扣子,中間少扣了一格,害下面的一整排也跟著歪,襯衫也沒有全部塞進筆直的西褲裡面,下擺有一半都晾在外面,領帶更不用說了,孫翔根本不會打,以前上學那會兒,制服的領帶都是自家媽媽幫忙繫好的,所以孫翔把領帶在脖子繞了一個圈,跟其纏鬥了一下下之後便想扯掉,想著索性乾脆別打上了唄。

對方完全是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在周澤楷眼裡卻看出來一種野性不羈的感覺。

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啊不、是潘安才對——就是了。

一括而概之就是……槍王大大啊你沒救了快去驗驗眼睛好伐?


「等。」周澤楷伸手按住孫翔就要扯掉領帶的手,把領帶接過來並熟練地幫對方繫上。

雖然他覺得孫翔怎樣的穿著也好看,但正式場合還是該要給點尊重的,至少衣服端正有禮是不可少的吧。

「哇噢,周澤楷你可真熟練。」孫翔微微低下頭,欣賞戀人的傑作。

「嗯。」周澤楷的拇指跟食指並攏,將孫翔的領帶結扶正,然後抬頭往上望著眼前的人,兩人的視線恰好近距離地撞在一起。

「那啥……」孫翔不大好意思地側過頭去,「感覺好像新婚夫婦出門前那個……唔……」

「哦?」周澤楷了然地笑了笑,不難瞥見對方鬧了個大臉紅。

「周澤楷你根本故意的吧……」孫翔連耳根都紅透了,周澤楷往前湊了湊輕輕咬了一下紅紅的耳垂,又更紅了。

「不會繫沒關係……」望見孫翔帶著疑惑把頭轉回來等待自己的下文,周澤楷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


「以後,我幫你。」

角色對調了什麼的不用在意,孫翔的一切一切,他都願意包攬。

孫翔的幸福,就由他來守護。

孫翔都願意將他整個人交給自己了,還有什麼好介意?

此刻滿溢而瀉的愛意,就用吻來傳達給對方,周澤楷一把扯下孫翔的領帶,將唇覆上。


「……咳咳,打擾兩位,該出發了。」

江波濤掩口假裝咳嗽,敲了敲門提醒兩位當事人。

不是他妨礙人家談戀愛,他可不想被馬踢……只是再不阻止的話他們倆剛穿好的衣服也要脫下來了不是嗎?還趕著時間的呢好不?你們幹嘛不鎖門?門虛掩著的啊都讓人看光光了這樣好嗎?他這單身狗也覺得很瞎很虐的好麼?為什麼經理不自己過來喊人?何必將這苦差事交給他呢?為什麼訪談明明沒自己的份但還要他跟著隊長他們去打點?當翻譯機錯了麼?……

夠了,副隊別再吐糟了,再不動身就要遲到了……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