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零食事小,開心事大——然而不吃梅的人還能不能好好的愉快玩耍了?!

沒錯,標題說的就是我。

不吃梅啊!我真的不吃梅啊!!!(野崎梅子倒是可以(欸

然而橄欖這種不應該存在於世上的東西,我什麼也沒看見。




#輪迴的場合#


孫翔盯著看,放在訓練室他桌上的那一包烏梅。

他不吃梅的啊……誰跟自己那麼大仇啊?

孫翔苦大仇深地皺起眉頭。


一直在旁邊留意著孫翔反應的周澤楷,覺得有點不妙。

該不會……孫翔不喜歡這個?

周澤楷失望地低下頭來,連帶著頭上的呆毛也一起。


望著烏梅包裝上的周澤楷Q版小人,也看了看一旁縮在角落裡畫圈圈的周澤楷,孫翔終歸是懂了這一切的元凶。

原來是周澤楷給他的啊……

心軟了的孫翔索性把心一橫豁出去了,撕開了零食的包裝,便拿了一顆烏梅丟進嘴裡。

忍住差點就要飆出口的髒話,孫翔對著周澤楷笑了笑。

「很好吃啊,謝謝了啊。」

槍王大大原地滿血復活了。


然而過了沒幾秒,孫翔覺得自己快要破功之際,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他一把拉過周澤楷的衣領,湊前親上去,將口裡的烏梅塞進了對方的嘴巴裡。

「所以也請你吃一個唄。」孫翔這才露出亮眼的笑容,簡直不能再機智。


之後的幾天,訓練室一直重覆上映這樣的劇情。

直到孫翔終於受不了了,對著自家戀人大喊——

「周澤楷隨便你買什麼也好,別再買烏梅了好不好!你要親我讓你親個夠啊!!!」

槍王大大表示計画通り。




#藍雨的場合#


「哦?我的是九制梅啊。」喻文州笑了笑,拿起一顆放進了嘴裡。

「哈哈隊長我的也不賴啊,是雪梅呢。」黃少天獻寶似的,拿著一包雪梅在自家隊長面前晃啊晃的,「隊長也來嘗嘗嘛!」

「乖,少天別鬧,待我先吃完這顆啊。」喻文州沒好氣揉了一下黃少天的頭毛。

「快點啦快點啦!我想聽聽隊長的感想啊。」黃.哈士奇.少天巴巴地望著等待著自家隊長。

「這樣啊……要不少天嘗嘗我這個?^_^」喻文州心髒模式啟動。

「好啊。」黃少天說著便要伸手到喻文州手裡的零食包,不料喻文州卻拿開了手,放到黃少天伸手不及的距離。

「哎隊長你幹嘛……唔!」黃少天張嘴說話,被喻文州有機可乘,把嘴裡的九制梅渡到自己的口腔裡。

「少天覺得好吃嗎?^_^」意猶未盡的喻文州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看向黃少天。

「好……吃……嗚嗚隊長你是故意的!」不知道第幾次被隊長擺了一道的黃少天,再一次淚目。

別誤會!他說的好吃才不是指隊長的嘴唇或者口水呢!


「你妹……」目睹一切的鄭軒此時感到壓力山大,吃個零食放什麼閃秀什麼恩愛啊……

「是梅不是妹喔。」旁邊的徐景熙提醒了鄭軒一句。

鄭軒覺得更加壓力山大了。




#霸圖的場合#


「隊長,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張新傑托了托眼鏡道。

「說吧。」

「為什麼出了六款零食,其餘五種都是梅子,就只有隊長你的是橄欖?」這個不平整的規律,看得張新傑有點心塞塞的。

……他天殺的怎麼會知道。

你去問聯盟啊。韓文清心想道。


至於張佳樂,看著收發室裡一座小山的包裹,打開一看都是情人梅,寄件人寫的都是孫哲平。

於是張佳樂拿出手機,撥通了孫哲平的電話號碼。

「喂?是大孫麼?」

「哦,是樂樂啊,收到了我寄給你的東西了啊?」

「收到了……」

「怎麼?喜歡麼?情人梅聽起來真不錯。」

「……喜歡。」

喜歡是喜歡,意思他也懂……

可是寄那麼多過來,他到底要吃到哪年哪月?




#興欣的場合#


機智的葉神表示——

剛巧老闆娘叫叫嚷嚷著訓練室都被幾個煙槍給弄得煙霧瀰漫了,說什麼二手煙危害健康,於是煙包都給沒收了。

正好吃吃青梅解纔啊。

來,一人一包唄,不夠的話可以再跟我拿呢。

別說哥沒義氣了,老魏跟方銳就多給你們一包吧。

沐橙啊,別光顧著吃瓜子了,也來吃吃青梅唄。

大家不用客氣啊,買青梅的錢都是戰隊報銷的啦。


——距離陳果把葉修趕出訓練室的時間還有三秒。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