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64.

寫這題的時候,我的嘴唇破皮痛得要死……

另外本子價錢更新了在本宣~>傳送門<




64. 嘴唇乾裂




冬天的天氣異常乾燥,孫翔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乾裂的嘴唇,忍不住伸手又撕下了一小塊皮。

「嘶……」有點痛啊,孫翔低喃道,就叫了一下。

「小孫怎麼了?」耳尖的江波濤卻聽見了。

「沒事……就、嘴唇有點乾了。」孫翔又舔了舔,用自己的口水滋潤一下破皮的嘴唇。

「塗點護唇膏啊……小孫有沒有護唇膏?」江波濤建議道,孫翔沒有的話他便去買一枝給對方吧。

「有……」可是那一枝是草莓口味的……不過孫翔並沒有說下去。


那枝草莓口味的護唇膏是周澤楷買來的。

本來周澤楷想著孫翔喜歡吃甜的,應該會喜歡這個的吧。

也幸虧周澤楷買了這個口味回來,才知道孫翔並不喜歡草莓。

於是那枝護唇膏一直放在孫翔書桌的抽屜裡,封上一層薄薄的塵埃。


「有就行了,快去塗一下吧,你的嘴唇破得有點駭人啊。」

「喔……」

江波濤對自家隊寵表達完了適度的關心後,便轉回去電腦屏幕那邊了,徒留下孫翔一動不動在放空發呆。


他不想塗啊……

孫翔瞪了周澤楷一眼,似乎是怪責對方辦事不力的樣子。

旁邊的周澤楷自然也聽到了自家戀人跟江波濤的對話。

於是行動力滿點的槍王,作出了補償的舉動——他湊前用嘴唇跟孫翔的廝磨了一下,把自己唇上的護唇膏給塗到對方乾裂的唇瓣。


「這個味兒……是檸檬味?」孫翔的重點好像有點不對。

周澤楷點頭。

「明天換另一種試試看吧,這嚐起來太酸了。」孫翔不太喜歡這種的,便舔掉了。

「好。」

……為什麼小孫你不自己塗啊,非得要讓小周這樣幫你?

用眼角餘光偷偷看著兩人互動的副隊,覺得自己還是專心加訓好了。


如是者周澤楷每天換過一種口味,給孫翔挨個兒嚐了個遍。

什麼青檸口味啊青蘋果口味啊奇異果口味啊番石榴口味啊,都被孫翔逐一嫌棄了。


後來孫翔自己去買了一枝蜜瓜口味的,事情便解決了。

……結果還是甜的啊。

不忍說,槍王大大猜對了顏色,卻沒猜對方向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