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77.

CP18更新攤號P41-P42,還有台灣場取預定星期六截止喔~

YEAHYEAHYEAH終於PO到這題啦!我最喜歡這DAY!(於是爆字了




77. 約會




俱樂部收到來自粉絲的野戰練習場招待券,數量剛好就能讓幾位主力選手們去玩個一番。

呃、此野戰不同彼野戰,大家別誤會呀,我們這裡是健全向的,咳咳。(倒是敢說啊你)


「正好,反正我們平日只有吃飯逛街看電影的,還沒試過去約會啊,不如就趁這次機會,周澤楷我們去這裡約會吧。」孫翔自以為很機智地道。

「……」被邀請去「約會」的另一位當事人沒說話。

怎麼在孫翔眼裡,吃飯逛街看電影這些,原來都不算約會的節目喔……?

周澤楷覺得自家戀人的心,好難捉摸。

孫翔心,海底針。(?)


「二翔等一下啊,你跟隊長約會就約會,拉上我們這幾顆特強力電燈泡的,不會覺得有點那個麼?」杜明聽見了關鍵字,第一個站出來表示抗議。

「小杜等一下啊,你覺得這算是約會……?」江波濤倒是抓到了從一開始就沒走上正軌的重點。

「副隊等一下啊,你幹嘛把這個看待得這麼認真?認真你就輸了啊。」吳啟吐了個糟。

「啟啊等一下啊,你這麼吐糟副隊好麼?我倒覺得他們倆由早到晚無時無刻都在約會啊。」呂泊遠對著吳啟的吐糟吐了個糟。(?)

「大家等一下啊。」此時方明華發話了,全部人倒也安靜了下來等候奶媽發號施令。(好像有點不對)

方明華看了看招待券上面的日期,正好是接下來的星期天,想了想自己的日程預定。

「那天我就不去了,我家親親老婆讓我陪她呢。」

在場的單身狗們瞬間覺得自己都弱爆了,隊長他們那些的秀恩愛都不算什麼,這才是真閃光彈啊。


「方哥可以把方嫂都帶來啊,這不就多了一張招待券的?」孫翔還在努力增加電燈泡的數量,好像不嫌多似的。

「不先喊喊于念麼?」方明華問起了隊裡其他選手。

「他請假回老家去了,不在呢。」江波濤回道。

「那麼,經理呢?」方明華很體貼地問起了默默在他們背後付出耕耘勞心勞力的功臣。

「剛也問過了,經理說他墨鏡沒存貨了,他要去看眼科,不去。」江波濤將剛去拿招待券時經理說的話複述了一遍。

「啥?墨鏡?」孫翔這時候插嘴道,也對啦,就他一個不知道這玩意兒的另一個用途嘛,他只負責跟周澤楷一起閃瞎大家呢。

孫翔如此般的不自覺,難怪經理要看眼科……江波濤饒是弄懂了經理話語行間的弦外之音。

「那……好吧,我跟老婆一起來。」方明華想起了自家老婆的興趣便應允了,於是去打電話通知親親老婆了。


轉眼間便到了星期六,方明華還真的把方嫂給帶來了。

「大家好喔~今天請務必對小女子溫柔一點,手下留情喔~」方嫂親密地繞上自家老公的手臂,笑笑口地跟隊友們都打了個招呼。

「方嫂好!既然方嫂要求了,在下一定竭盡所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呂泊遠還裝模作樣地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口,昂首挺胸的像個飽受訓練的軍人,配上一身的迷彩軍服,倒也挺適合的。

「小呂你夠了……你昨晚又看了什麼奇怪的劇集啊?」江波濤忍不住吐糟了。

「沒,這是我的個人風格!」呂泊遠回答道。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呂泊遠身上,倒也沒發現方明華掩住嘴巴偷笑,然後被親親老婆發現,丟給他一個充滿警告意味的眼神,再用力地掐了一下他被對方繞著的那邊手臂,可疼了啊。


於是大家換上了裝備,把手裡的武器都拿好,便來到了練習場地。

A隊,周澤楷,孫翔,江波濤,杜明。

B隊,方氏伉儷,呂泊遠,吳啟。

戰鬥,正式開始——


「我說……為什麼不把有伴兒的都放在一隊啊?可以大幅提升單身狗隊們的士氣啊。」吳啟一邊四處尋找有利位置躲藏,視察周圍的環境。

「不要問我,你去問作者啊。」他們這邊的隊伍兩人一組行動,自然吕泊遠也跟著,難不成拆開人家兩夫妻麼?

「我錯了,我真不該問你。」吳啟於是把注意力放回對戰上,不再跟呂泊遠搭話閒聊。

吳啟抬起頭,只見不遠處的方嫂正在鍥而不捨地對著落單的孫翔窮追猛打。

方嫂幹得好!

……咦?等等好像哪裡不對。

瞥見方嫂如此凶狠且熟練的架步,吳啟和他的小伙伴呂泊遠都驚呆了。

聽見方嫂最初說道讓他們手下留情,還以為人家是第一次打野戰(喂)的他們,真的是弱爆了。

敢情人家是世外高手唄!

方哥幹嘛也不早說?!

……咳咳,不是方哥不想說啊,他被親親老婆被威脅警告不讓說來著,權當是哄哄自家老婆,給她一點樂趣唄。


槍聲突然就停下來了。

……怎麼一回事?

吳啟跟呂泊遠又轉頭望了過去,只見方氏夫婦跑到他們倆的身邊來了。

「嗚嗚,小翔跟他家老公會合了伐開心!怎麼遊戲裡的槍王來到現實的槍法也是那麼凶殘的!欺負人家!寶寶委屈,但寶寶不說,嚶嚶嚶。」

可是你剛剛欺負人家的寶貝兒(?)不也欺負得很開心麼……還有你還是說了你委屈啊……

「遠啊……」此時吳啟受不了方嫂的魔性畫風,覺得自己需要尋求小伙伴的安慰。

「幹嘛?」呂泊遠回應了。

「我覺得,你跟方嫂說不定很合得來。」然而吳啟話出口便變了個調。

「……你滾!」呂泊遠表示自己才沒那麼誇張好伐。


另一邊廂,成功跟自家戀(保)人(鏢)會合的孫翔,終於鬆了一口氣。

「見到你就好了,周澤楷你知道嗎?剛才方嫂好可怕啊。」

「嗯。」周澤楷慶幸著自己開場時沒遇上那個一開場便狂化的BOSS。

「嚇死我了,剛才又一直開不了槍,只好逃跑了。」孫翔對著手裡的氣槍左擺右弄的。

「噗。」周澤楷瞄了一眼,便忍不住笑了。

「喂!周澤楷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孫翔氣鼓鼓的瞪著對方。

於是周澤楷把孫翔那枝氣槍的保險栓給拔掉了。

「……我靠。」孫翔低低地喊了一聲。

「第一次玩?」周澤楷見狀便問道。

「……嗯。」孫翔摸了摸鼻子,還是承認了。

「我教你?」

「好啊。」孫翔也不想拖著周澤楷的後腿。

周澤楷走到孫翔的身後,雙手環上對方,捉住戀人的手臂,幫忙擺好拿槍的正確姿勢,然後讓孫翔試著瞄準目標。

孫翔感受到來自身後周澤楷呼吸噴出的熱流,覺得後頸的地方癢癢的,背部也緊緊貼上對方結實的胸膛,都能感覺到自家戀人愈發急速的心跳節奏了,臉頰逐漸浮現了顯而易見的紅暈。

心思都沒放在對準目標上的孫翔,想當然爾便射偏了一大截距離,落點剛巧就在同隊狙擊手的杜明旁邊幾厘米的地方。

「二翔你妹的!看著點啊!差點就射到我身上來了!」逃過一劫的杜明,於是便咆哮了。

「我沒妹妹!怎麼不怪你自己捉迷藏的技巧太差!」孫翔也跟著吼了。

「哎呀~發現狙擊手♥」來自惡魔方嫂的天籟之音響起,幾發子彈也隨即在杜明耳邊劃過一道道漂亮的軌跡。

「二翔你害死我了!為什麼方嫂就只追著我一個人跑啊啊啊啊——」杜明抱起手裡的狙擊槍原地跳了一下,便開始了沒有終點的逃亡之旅。

「妨礙人家談戀愛可是要被馬踢的呀~所以只好犧牲你了,乖。」方嫂一邊緊追著杜明一邊笑著解釋。

「遠啊,你真的不考慮一下跟方嫂結拜一下?」吳啟這又提起了。

「吳啟你大爺的!給我圓潤地滾出去!!!」瞧,這邊也掀起內戰了。


這一刻的江波濤表示,能不能找個人理睬一下自己?他覺得有點寂寞空虛,他冷啊……

此時看起來很可憐的副隊身後,非常應景地吹過了一塊樹葉,西斯空寂。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