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81.

剛剛家裡來了好大一個壞消息,想哭,也哭過了。

看著這題真應景,我的心裡在下雨。




81. 傾向一邊的雨傘




S巿的天氣總是那麼的反覆無常。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猜拳猜輸了,被派出去買飲料的孫翔前腳剛走,後腳便落了一道旱天雷,然後就下起傾盆大雨來了。


「哇塞不是吧……剛才還不是陽光普照的麼?怎麼忽然就下雨了啊。」杜明看著窗外淅瀝的雨點打到玻璃上,劈哩啪啦地作響。

「貴人出門招風雨唄,就說了翔妃果然是貴人……」呂泊遠昨晚應該是看完了宮鬥劇吧。

「少看點有的沒的,把時間拿來加練好伐?小呂你都看看你都第幾個失誤了。」江波濤嘆了一口氣。

呂泊遠吐吐舌頭,做了個鬼臉,便轉過頭回去繼續訓練了。


「我說……翔兒應該沒帶傘吧?」全體豬隊友們大概都沒方明華那麼會抓重點。

「對誒,他出門時還大晴天的,會帶才怪呢……怎麼辦?要不我們找個人去接他回來?」吳啟反應過來了。

「好啊咱們再來猜拳唄。」杜明掄起外套衣袖,準備再來一輪之際——


「不,我去。」周澤楷颯爽登場。(?)

還不待隊友們有時間給個反應,周澤楷一個轉身射個三分波,徒留下一道帥氣的背影,讓隊友們都成了朱自清,目送自家隊長,好走不送。(啥)

輕輕的他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就只帶走了一把雨傘。


「隊長男神好帥,我要戀愛了。」男神教教徒一號,杜小明雙手合十,變成心心眼了。

「小明明你變心了哦,你這麼花心你家女神知道麼?」教徒二號呂泊遠不發花痴,改行吐糟。

「他家女神不記得他的啦,放心吧。」教徒三號吳啟,稱職的刺客,補刀。

「嗚嗚嗚……你們都是大壞蛋……」杜明淚奔……去洗手間,準備哭暈在廁所。(不)


「話說……隊長好像只拿了一把雨傘?」欺負完小明明的吳啟心情愉悅,到現在才想起好像有點不對勁兒。

「嘖嘖嘖嘖,這你就不懂囉,那是浪漫!浪漫啊懂不?」呂泊遠伸出食指,用力地指著吳啟的鼻子尖。

「這也能跟浪漫扯上關係?」吳啟愣了。

「電視劇常有的啊,男女主角共撐一把雨傘,在雨中漫步,男主角還會貼心地把雨傘傾向女主角的那邊,自己的肩膀全濕透了也不打緊,就怕對方被雨淋到了呢。」真不愧是真.煲劇師奶呂泊遠,都把肥皂劇的套路給分析個透徹了。

「被淋濕了後的第二天只能躺在床上感冒發高燒,那時候你還會覺得浪漫麼?」吳啟一語中的,一針見血。

「我靠,你這不懂風情的渣男人,活該你一輩子單身狗啦。」呂泊遠你這哪裡學來的台詞啊,還渣男人……

「哼,說得你好像就脫團了似的。」吳啟,繼續當個稱職的刺客,一招KO。

單身狗又怎麼了?他單身他自豪!吳啟挺直了身板,完勝。


「喂,老婆?外面下大雨了喔,記得把陽台上的衣服都收起來……哦哦都已經收好了?果然我家親親寶貝兒最機靈了。來,親一個,麼麼噠。」

聽著方明華打給自家老婆的電話對話,吳啟瞬間血量清零,跟呂泊遠一起同躺血泊。


呂泊遠才剛回過血量振作起來,不料又聽見了來自惡魔的天籟。

「小呂,今天的訓練都做好了?」附送一個江波濤腹黑的微笑。

「還、還沒……」呂泊遠打了個冷顫,立馬轉回去繼續訓練。

嚶嚶嚶,為毛副隊只針對欺負他一個人啊?就不說說吳啟跟杜明他們倆嗎!

因為江波濤已經放棄了他們兩人了,那兩個傢伙沒治了啊。


好了都偏題了,我們把鏡頭轉回去咱們帥炸天且男友力突破天際的男神隊長身上吧。

話說周澤楷只帶了一把雨傘便衝出門了,倒也不是跟呂泊遠說的那樣故意為之,只是太匆忙想著要把孫翔接回來,一時心急隨手便只拿了一把罷了,浪漫什麼的根本沒時間妄想啊。

要是孫翔冒著大雨跑回來要怎麼辦?淋病了的話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呢。

想到這裡,周澤楷又再加快了腳步。


到了小街的便利店門口不見孫翔的身影,周澤楷便走進了店裡,只見自己心心念念的戀人原來還在躊躇不定地蹲在飲料櫃前東挑挑西揀揀的。

周澤楷倒是鬆了一口氣,走近孫翔的身邊,寵溺地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毛。

「喂!誰啊……咦?周澤楷你怎麼來了?猜拳輸了啊?」孫翔才想炸毛,瞥見來人是自家戀人便轉了話鋒。

「接你。」周澤楷把手上的雨傘抬高了少許示意道,卻沒言明自己並沒猜拳便出來了。

「嘿嘿,那我們買完飲料趕緊回去吧。」孫翔樂呵呵的,倒也沒了剛才的猶豫,隨手拿起了數瓶飲料便去結帳了。


周澤楷撐開了雨傘,孫翔捧著手裡的飲料,喜滋滋地鑽到戀人的傘底下。

「周澤楷你怎麼只帶了一把傘啊?這麼大雨呢。」聽起來像是抱怨不滿,可是孫翔勾起的嘴角已經出賣了當事人愉悅的心情。

周澤楷捏了一下孫翔的臉頰。

讓你調皮搗蛋,呵呵。


怕孫翔給淋到了,周澤楷一邊走著,一邊悄悄地把雨傘傾向孫翔的那一邊。

孫翔也發現了。

他瞥見周澤楷濕掉的一邊肩膀,覺得有點不忍心,骨碌地轉了一下眼睛,想到了藉口。

「周澤楷你還是平行地拿雨傘吧,都頂到我頭上了。」孫翔給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讚。

然而周澤楷怎會看不出來孫翔在打什麼鬼主意?

才四厘米的身高差,就算傾側少許,雨傘壓根兒就不會碰到孫翔的頭頂。

知道孫翔是在擔心自己,周澤楷乖乖地把雨傘移回去,走到無人的角落處便把孫翔也拉進去,狠狠地親上了一口。

孫翔這傢伙太可愛了太會讓人疼了,周澤楷實在是忍不住。


一直走回到宿舍的路上,孫翔的臉頰跟嘴唇都是紅紅的。

到了訓練室後,孫翔一股腦兒把手上的飲料瓶都塞進周澤楷懷裡。

「我、我我我先去換件衣服!」便落荒而逃了。

「誒?二翔怎麼啦?跑得那麼快,又沒人追著要把他吃掉。」杜明走上來,挑著要選哪個好。

倒是江波濤比較貼心,把自家隊長手裡的東西都接了過來。

「小周不是也被淋到了?快去換衣服吧。」江波濤提議道。

「嗯。」周澤楷追上去了。

副隊深藏功與名。

不忍說小明明你果真是個預言家。

這不就是你家隊長追著翔兒要把人吃掉了麼?呵呵。


至於第二天,杜小明提起了男神隊長的背影有多帥啊、都還沒猜拳便衝出去接人了啊什麼的,孫翔聽到了又作何感想了就不知道了喔。

噓,會炸毛的。

你沒看見翔翔都臉紅了麼?哎呀耳根子跟脖子都紅透了呀~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