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86.

今天是ONLY活動!買買買!敗家去!大家快來找我玩XDD

攤位就在舞台正前方,方便玩遊戲(喂




86. 執著




今期的電競週刊,記者找上了輪迴戰隊想要做個訪談,俱樂部經理通過了。

至於要挑誰去嘛——周澤楷當然是不二人選,經理又思考了一下,決定也讓孫翔露露面,當然江波濤作為自家隊長翻譯機兼隊寵保險杠,自然要去的。

翻譯機大家都懂,至於保險杠……經理只是以防萬一,就怕孫翔心直口快的,衝口而出亂說話罷了,沒事兒沒事兒。


提起跟輪迴的人做訪談什麼的,對記者而言自然是痛並快樂著的過程,從他們隊長周澤楷的口裡要挖出什麼有爆點的情報可不容易,可是扛不住人家男神教高居不下的人氣啊,即使是泛泛而談無聊透頂的公式答案,只要多拍幾張照片放到報道裡面,也是有眾多粉絲買單的,銷量保證——記者小姐手裡攥著江波濤交給自己的問答稿子,上面的答案一板一眼的,心裡不免如此想道。

也罷,這裡答案的字數,大概也總比從周澤楷嘴裡撬出來加起來的都要多吧——記者小姐都覺得自己快要被這個事實,感動得有點眼泛淚光了。


也不浪費過多時間,訪問正式開始了。

照著稿子公式化地走了一遍過場,孫翔大概是事前被江波濤提點了來著,答案基本上與稿子上的無甚差異,而周澤楷還是一如記者小姐的猜想,每句話均不超過十個字。

當中最長的一句,還要數周澤楷對於新隊友新搭檔的感想呢。

記者小姐突然靈光一閃,感覺素來沉默寡言不多話的周澤楷,聊到有關孫翔的話題時,總是會多說一些。

於是記者小姐將這個想法說了出來。

「感覺周隊聊到孫翔的時候總是會多說一點呢,這是對新隊友很滿意的意思了?」

「嗯,他很好,還可以更好的。」

嗷嗷嗷嗷嗷——這句話不算上標點符號也有十個字啊!

記者小姐心裡的小人振臂歡呼,她覺得自己回去以後,可以跟其他記者朋友們炫耀一番了。

因為過於興奮的關係,她連自己偷笑了出聲也不自知。

「嘿嘿……咳咳。」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失態了,記者小姐假裝咳了兩聲,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那麼下一個問題——輪迴戰隊在第八、九賽季奪冠之後,卻於第十賽季與冠軍獎盃失之交臂,未能締造繼嘉世以後另一個王朝,請問周隊在接下來的這個賽季,還是會執著於冠軍嗎?」

記者小姐盯著稿子,只見上面就寫了一個字——嗯。

這問題與答案的字數根本不成比例啊……她簡直欲哭無淚。


周澤楷此時倒也沉默了,好像在思考什麼的樣子,然後才道出答案。

「嗯,不過……」

……咦?聽起來還有下文?

記者小姐詫異地抬起頭,把自己的注意力從手裡的稿子轉移到眼前的周澤楷身上。

「還有更執著的東西。」

喔喔喔喔喔!這句話加起來有十一個字啊!……呃、不對,她好像把重點放錯了地方。

「那請問是什麼呢?」本著記者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好奇精神,記者小姐自然要追問下去。

只見周澤楷不再開口回答,倒是露出了一個能殺死萬千少女的迷人笑容——看向了坐在身旁的孫翔。


嗯嗯嗯?這算是什麼意思?她弄不懂啊!江副隊救命啊——

記者小姐沒轍了,看向江波濤打算跟人求救,只見對方默默地撇過頭去。

……為什麼啊?!

記者小姐只好瞥向了在場剩下來的唯一選擇孫翔,尋求一線生機,只見小鬥神低著頭,耳根子都紅透了。

……你又害羞個什麼勁呢?沒看過你家隊長對著你笑麼?還未免疫喔?

還能不能好好的把訪問做完了?——抓狂過後的記者小姐,現在真的想哭了。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