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90.

昨晚(今早?)才回來,這個時間點我鐵定還在睡覺,定時唄(你




90. 傾聽者




話說最近杜明好像迷上了塔羅牌,只要是不用訓練的時候,總會有個無辜的倒楣鬼被他捉個正著陪他玩。

這天剛好訓練完了,杜明拉上大伙兒,又開始了。

今天的倒楣鬼——是周澤楷。

周澤楷倒也沒什麼所謂,也不太花時間的,便應了。

於是很幸運地,有著教主的坐鎮,其他的隊(教)友(徒)們也都圍了過來湊湊熱鬧。


「我說……你最近怎麼這麼愛用這個占卜啊?」吳啟提出了在座各位共同擁有的疑問。

「就是就是,愛玩也就算了,怎麼還不自己去買一副牌,硬是要借我的?」呂泊遠倒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呂泊遠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你會有這種東西?而且杜明也知道?你畫風這麼魔性你爸媽知道嗎?

「因為最近妹子之間好像挺流行這個的啊,我看見女選手群裡蘇沐橙跟戴妍琦她們都在聊這個呢。」

——杜明你倒是說說看,你什麼時候混進女選手群了啊?那個群不是只有妹子才能進的麼?難不成你註冊了個小號裝嫩妹子才混得進去的?你這麼裝人妖你爸媽知道嗎?

「因為蘇沐橙在玩,所以你覺得唐柔也會玩了?這什麼邏輯,你還不了解你女神怎樣的性格?」咱們刺客啟哥插了一刀乾淨俐落的,殺人不見血。

「……」於是還真用著這邏輯想事的杜明,沉默了。

然而過幾天,正當杜明放棄了的時候,只見女選手群裡他家女神冒泡了,跟著聊上了塔羅——就是辛酸的後話了。


話鋒轉回來,小明明繼續被調侃的日常。

「說起來小杜……塔羅牌占卜師需要是一位良好的傾聽者喔,你行麼?」實事求是的江副隊開口發話了。

「不成不成,小明明鐵定不行啦,最起碼要好像隊長那樣才行吧。」呂泊遠拍著大腿大笑道。

「對啊,杜明你乾脆跟隊長學著點唄,當個安靜的美男子吧。」吳啟也認同附和。

倒是孫翔沒發表過意見啊。

「翔翔怎麼啦?都不說話的。」

「你們剛剛說……周澤楷是很好的傾聽者……麼?」被點到名的孫翔只好開口了。

「難道不是麼?我覺得隊長多數是聽的人啊。」

「我也這麼覺得。」

「附議。」

「……」

「……咦?副隊怎麼沒跟上隊伍啊。」

江波濤還是不說話,看向了自家隊長。


「晚上不是。」周澤楷笑著揭曉了答案,看向了孫翔。

——細思恐極。

「這是什麼意思啊?」然而問題寶寶杜小明還是不明白,於是發問了。

「小杜,我跟你交換一下房間睡個幾天晚上,你便會懂了。」

江波濤表示——他才沒聽過什麼深夜時分,小周總是喜歡在小孫耳邊細語,調戲著人家呢。

宿舍的隔音設備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善好了?!江波濤覺得是時候去買個新的耳塞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