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周翔】论一块肥皂能引发的世界战争(X)

肥皂派vs沐浴乳派!(什么鬼)

咳,我是后者,然而我还是买了翔翔肥皂……太可爱了,呜。

老梗。

试着发个简体。




是说轮回战队的快递收发室,送来了一整箱的肥皂。

杜明盯着吴启,吴启盯着吕泊远,吕泊远发现旁边没其他人了,只好朝杜明盯回去。

沉默尴尬的气氛蔓延在他们几个人之间,杜明没忍住,还是开口了。


「谁订的这一大箱肥皂啊?」杜明努力地绞尽脑汁,思考着买主是哪位队友谁谁谁的机率比较大。

「肥皂?谁还会用这种人间凶器啊?冲澡时一不小心踩个正着就会摔个四脚朝天吧。」吴启一脸痛心疾首苦大仇深,看起来对此颇有共鸣,似乎曾经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什么人间凶器!肥皂很棒啊!」此时不属于他们三人的声音插进来了。


……咦?怎么多了一个人?

杜明循声便朝声源方向瞄过去,只见孙翔伸出舌尖舔了舔手里的冰棒,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唔……好像猫咪?杜明心想道。


就在吴启还正在悲春伤秋肥皂之乱(?)的时候,吕泊远早已一个闪身瞬移至孙翔的身旁,摆出捉云手的架步,想要抢过对方手上塑料袋里的其他冰棍儿,可惜被咱们小斗神早一步发现,成功地躲过了联盟第一柔道的偷袭。

错失良机的吕泊远饮恨握拳,咬牙切齿地死盯着露出得意笑容的胜利者孙翔。

哼,还比什么V!


「喔呵~所以这箱肥皂就是翔翔你买的吧?还全部都是订你自己那款,真自恋,呵。」——于是心怀不甘的吕泊远开启了嘲讽模式。

「……不是!我干嘛要把自己买回来?羞耻PLAY自己啊?」孙翔已经懒得再吐糟那个称呼了,喜欢喊便喊个够呗,自己只顾上关注人家话里的重点就好。

「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有点道理耶……」杜明感觉自己被说服了。

「不只是有点而已好吗?!」孙翔禁不住张牙舞爪起来,就想抓着杜明的两边肩膀用力摇晃。

「然而我还是个沐浴乳派,肥皂拒否。」吴启举起双手,摆出了大大的交叉手势。

「滚!肥皂才是正义!」小斗神炸毛了,气得原地跳脚。


「我。」就在孙翔正要一挑三的世界大战即将爆发之际,周泽楷开金口了。

「队长你在说什么?怎么我有听没有懂……」吴启愣住了。

「难道……那箱肥皂……是队长的杰作?」吕泊远疑惑了。

「欸?队长平常不是用沐浴乳的?」杜明纳闷了。

「嗯。」周泽楷闻言点了一下头。

……几个意思???

在场的队友们均露出不解的神色,头顶上充满一大波问号。


——周泽楷的确是沐浴乳派的。

幸好孙翔是肥皂派,看着周泽楷买了一大箱回来放置PLAY又不打算要用的样子,便顺手把剩余物资都给包揽了。

不过又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能是质量的问题,也可能是肥皂香味的问题……好吧其实是作者的问题——总之孙翔在洗澡时,老是把手里的肥皂给滑到浴室的地板上去。

看,这说着他又把肥皂滑掉了一遍呢。

孙翔弯下身子正准备将滑到地上的肥皂捡起来,却一个不慎把头撞向了墙边的小铁架,碰的一声好不响亮。

「啊——!……呜,痛……」

孙翔一只手揉着头上微微肿起的大包,另一只手撑着墙壁正想站直身躯,只听见浴室的木门砰一下被打开来,差点没阵亡提早完成服务任期,告老还垃圾场。

「孙翔……?」

敢情是刚才自己的惨叫声引来了在外面房间待着的周泽楷。

「嗯,没事,只是撞到头了……呃,肥皂跑哪去了?」

还在四处寻找肥皂行踪的孙翔,浑然不觉全身红果果的自己现在的姿势到底有多撩人。

于是枪王大大把浴室的门关了起来,啪嗒一声,锁好。

「哎,周泽楷你不出去,还杵在这里干嘛啊?」

孙翔抬眼一瞥,只见周泽楷迈步向自己走来。

「等……等一下你靠过来干、干什么?快、快出去啦!」孙翔慌乱了,双手就在胡乱挥舞着。

「干你。」周泽楷如实回答,捉牢对方在眼前乱晃的双手,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完全不介意衣服被残留在孙翔身上的水珠给弄得湿淋淋的。

「走、走开!放手啊……呜唔唔唔……」想当然尔孙翔没能继续把话说下去,雾气缭绕的浴室里偶尔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嘘,好孩子不要听喔。

于是经此一役,孙翔叛变了,也成为了沐浴乳派,从此世界和平,可喜可贺。


——至于后来那些肥皂怎么处置了?

瞧,杜明一脸泪目的看着你呢。

都脱多少层皮了,可怜的小明明。

女神哄,乖。


——那么男神大大到底是为啥才买的那么多肥皂?

轮回的队友们盯着训练室里队长的专属座位上,贴满了围上一圈Q版水手服队宠立牌的电脑屏幕……他们突然觉得什么也不想说。

说好的男神高冷画风呢?这么迷弟的队长才不是他们家队长!(咦)


——至于再后来不知道那个谁订回来的一大箱PVC文件夹(注:周泽楷款)……

嗯,不知道呢,反正用不着,就由它去吧。


完。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