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99.

太好了快完結耶!o(>w<)o

剛好這個月就是我入全職圈兩周年,感嘆一下這部作品讓我付出了很多的第一次,也認識了很多朋友,很高興> <

其他別的不敢說能愛一輩子,可倘是全職的話,我能立誓——周翔一生推!

一生毋忘。




99. 求婚




孫翔暗忖著,雙方家長也都見過了,他跟周澤楷應該只是差那個了吧?

可周澤楷遲遲未有行動啊。

孫翔想起以前曾經開過對方的玩笑,說著要等自己買了戒指再來跟周澤楷求婚什麼的。

喂喂難不成周澤楷當真的了啊?

……怎麼辦?他要去買戒指嗎?孫翔慌了。


話說——周澤楷怎麼那麼久還沒回來啊?

孫翔轉念一想,那傢伙不是說早上去見個廣告商什麼的,怎麼現在都快入夜了還沒完事呢?

想著對方連個短信也沒一個,孫翔拿出手機正想要撥給周澤楷,只見屏幕上顯示了江波濤的來電。

孫翔按下接聽鍵,江波濤帶點慌張語氣的聲音便傳過來了。

「小孫啊,小周在你那裡嗎?」

「怎麼了副隊?周澤楷還沒回來啊,我也剛想撥電話給他呢。」

「他電話沒人接聽呢,我問過了其他人,也沒找到小周人啊。」

「不會吧?我給他打一下電話試試吧,真不行的話我也出去找人。」

「好的,拜託你了小孫。找到了記得給我發個訊息啊。」

「好。」

孫翔撥了個電話給周澤楷,還真的是無人接聽,於是他抓起錢包跟手機便衝出門去了。


孫翔一一跑過了周澤楷常去遛達的地方,並未有什麼發現。

這些地方也沒有的話……孫翔開始努力地回憶著對於他跟周澤楷而言有著特別意義的地方。

第一次約會的地方、第一次親吻的地方、第一次第一次……

——倒也真的讓孫翔發現了點什麼,雖然還是沒找到周澤楷他本人。

每個有著他們倆第一次的地方,也都放置了一張小卡片——上面印著Z.Z.K.這幾個英文字母。

Z.Z.K.……就是周澤楷名字的的縮寫啊。

這周澤楷,在玩些什麼?

孫翔拿出手機,發了個短信給自家副隊——『我想我大概知道周澤楷在哪裡了。』


——孫翔有頭緒了。

還剩下的最後一個「第一次」的地方……第一次,周澤楷跟他說「我愛你」的地方。


於是江波濤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站在旁邊的自家隊長。

「他要來了,我們幾個先躲起來吧。」

「嗯。」

江波濤跟附近的幾個隊友打了個手勢,分別找個隱蔽的地方藏了起來,準備之後的工夫。


孫翔趕到了小公園,一邊沿著黑漆漆的小徑走路,一邊咒罵著怎麼今天就那麼倒楣遇上了街燈罷工,只得向著公園裡唯一還在保留著的光源前進。

誰不知道那只是江波濤他們為了營造氣氛,才把電閘都關上的。

孫翔來到了公園正中央的噴泉,只見水池四周所見之處,佈滿了一地色彩艷麗的花瓣,而他一直在找的人就背著自己,獨自站立在花海的中心。

「周澤楷!」

被喊到名字的人轉過身來。

孫翔也顧不上一身的奔波勞累,急忙跑到自家戀人的身前。

正當他要開口質問對方為何玩失蹤之際,只道周澤楷開口了。

「孫翔,喜歡嗎?」

「你……啊?」孫翔未出口的問話被迫吞回肚子裡。

「這個花海,是為你準備的。」周澤楷一邊唸著早已練習許多次的台詞,緊張得手心都有點冒汗了。

他瞥了眼躲在遠處的隊友們,對面的伙伴們都給自己打了個加油的手勢。

於是周澤楷繼續唸下去。

「孫翔,答應我,嫁給我好嗎?」

然後周澤楷拿出了一對戒指,內圈各自刻上了他們倆的名字縮寫——Z.Z.K.和S.X.。


此時氣氛正好,面對著周澤楷深情的期盼目光,孫翔不免覺得有點感動,眼眶裡彷彿也積蓄著呼之欲出的淚水。

於是孫翔開口了。

「我願——哈啾!」

「……」

藏匿起來的隊友們愣呆了,手裡拿著預備用來慶祝的彩筒禮花都掉到地上去了。

周澤楷覺得自己特意營造出來的大好氣氛,都被孫翔的一個噴嚏給破壞個精光了。


「哈哈不好意思啊周澤楷,我忘了跟你說……其實我對花粉過敏來著。」

「……抱歉。」

周澤楷設想過許多不同的結局,但他可真沒猜到這樣滑稽的一種。

所以……孫翔被自己感動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難道只是周澤楷他的錯覺?其實只是孫翔接觸到花粉所產生的敏感反應?

嗯哼,誰知道呢?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