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喊SAN就好,港家人=W=
周翔本命。

Plurk@sundaesky;FB@San San;WB@SAN_呆萌槍王二貨翔

百日周翔 Day 100.

完結灑花!ヽ(。✪‿✪。)ノ

謝謝一直追看的大家o(>3<)o 我愛你們♥

PO到這裡就結束囉~之後的番外篇sssss只收進本子裡XD

趕著出門接從台灣過來玩的友人,就不多說了~(揮揮




100. 結婚典禮




求婚總歸是成功的。

孫翔又豈會不答應周澤楷呢?人家可是肖想了好久,想要跟戀人共諧連理了啊。


於是來到了結婚典禮當天。


「嘖,這領帶怎麼那麼難搞!」穿好了禮服的孫翔,在換裝間跟脖子上的領帶持續搏鬥了好一會兒,本想放棄可又不得不打上,只得繼續奮戰。

「哈哈哈,二翔你乾脆穿婚紗啊,不會繫領帶也沒關係了吧。」杜明樂呵呵地調侃道。

「杜明你是來幫忙還是來搗蛋的啊?!」孫翔撲過來就要揍人。

「來看戲的啊——」吳啟也加入調戲隊寵的戰團了。

「嘿嘿,小二來一斤花生唄——」呂泊遠模仿著古裝劇的口吻道,說到看戲當然花生必備啊。

「小呂,這裡哪來的小二跟花生給你啊?」江波濤也樂得跟上隊伍。

「會場裡的侍應算小二麼?至於花生……」呂泊遠左看右望的,倒是讓他瞧見了——「方哥手上就有啊!」

聞言大家也就看了過去方明華的那邊,靠,人家手裡還真的有。

「哦?怎麼了?花生?我剛從外面的小食桌上拿的啊。」方明華又剝開了一顆,丟進嘴巴裡。

輪迴眾笑得人仰馬翻。

難得扯開了話題,可方明華居然把方向扭轉了回來。

「翔兒啊,要不我把新郎請過來——幫你繫一下領帶?」

方明華把門打開,只見周澤楷就站在門外……偷、偷看他們這裡?咳咳。

「嗯?」在叫他麼?周澤楷眨了眨眼睛。

還真的大白天的別在背後說人啊,一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喂喂小周真不乖喔,新人在婚禮前夕不可以見面的吧。」方明華笑著搖了搖頭。

「沒忍住……」周澤楷像個好孩子,低下頭乖乖認錯,可他一直控制不住視線,頻頻飄往站在房間最裡面在炸毛的孫翔那邊。

孫翔這時候也看見周澤楷了,立馬便把矛頭指到對方身上去。

「周澤楷!你明明說過以後會幫我繫領帶的!!!」

「嗯。」可是他還沒得到進入許可啊。

周澤楷無辜的眼神瞅著站在門邊的方明華。

「……小周進來吧。」方明華認栽了,自家隊長這樣看他的眼神,他可受不了了。

「謝謝。」於是周澤楷便飛奔撲過去孫翔的身邊了。(並沒有)


小倆口你儂我儂旁若無人地在打領帶什麼的,簡直不能更閃瞎。

「好了。」周澤楷拍了一下孫翔的胸口示意可以了。

「謝謝啦周澤楷,你……今天挺好看的啊。」孫翔不好意思地左右看了一眼。

「你也是,很帥。」周澤楷從來不吝嗇對於孫翔的讚美。

孫翔想起了剛才杜明的調侃,骨碌地轉了一下眼睛,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吶,周澤楷,你要不要穿婚紗?」

「喂喂喂!二翔你怎麼可以這樣破壞咱們隊長的男神形象!」教徒一號杜明出來護航了。

「就是就是!怎麼能讓隊長穿婚紗呢!這怎麼能看!」教徒二號吳啟也出來了。

「能看能看!隊長穿起婚紗來一定美得艷壓全場!」教徒三號呂泊遠也……咦咦咦?

「呂泊遠你這叛徒——!」

「叛徒滾!我們不歡迎你——!」

「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周澤楷無視了那邊耍蠢的三人組,專注在眼前的孫翔身上。

「想看?」周澤楷向孫翔回問道。

「要是我想看,你就會穿給我看了?」孫翔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今晚?」倘若婚禮上穿這個……實在太驚慄了。周澤楷想出了一個折衷的方案。

「你說的啊,可別反悔呢。」

「嗯。」

「好了新人打情罵俏完了?典禮要開始了喔。」


本來想著只是走走過場的宣誓儀式,結果不知道誰在玩新人,把公式的台詞都改掉了,倒也沒太欺負周澤楷,目標都集中了火力在孫翔身上。

於是孫翔就在台上炸毛了。

「為啥是我嫁!」

「你不嫁?」

「不要!」

「那我嫁。」

「哼哼。」就揭過了,宣誓儀式順利完成。


認識與不認識的職業選手們都來了,給新人說的祝賀辭也都在欺負孫翔。

想當然爾與孫翔素有淵源的葉修及蘇沐橙也來參一腳。

「喲,二翔,你以後得乖點唄,看著點小周啊,不然人家便跑掉了,到時你可找不到人哭鼻子呢。」

「葉——修!!!」面對著榮耀教科書的嘲諷,孫翔還是毫無抵抗力的炸了。

「好了好了,不鬧你了呀,新婚快樂。我們祝福你們——要幸福喔。」結果還是聯盟女神蘇沐橙出來打圓場。

「哈哈,新婚快樂呢。」調戲夠了新人,葉修也就補上了一句祝賀語。

「……謝謝。」孫翔摸了摸鼻子道。


謝過了不少朋友們的祝福,孫翔抬起頭四處張望。

落座於兩旁主家席上的爸媽們,看著都挺和樂的有講有笑,相處得不錯的樣子。

……等等,該不成……他們又在聊什麼天文地理那啥的專業範疇知識……?

孫翔想起了之前去見周澤楷爸媽時,周爸跟他聊得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侃侃而談天花亂墜的,幸虧周澤楷一直也跟自己時不時說一點,自己方能夠跟周爸也接得上話題,要不然只能啞口無言給人家留下壞印象了啊。


孫翔看了看身邊的周澤楷,覺得自己能夠遇上對方,真的太好了。

「吶,周澤楷……我愛你。」

「我也愛你。」

一吻定情。


結婚典禮過後的晚上,大好花燭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穿給我看嘛,好嘛好嘛,你今天早上明明答應了我的。」

孫翔居然連平時不屑使用的撒嬌攻勢都給用上了,就怕周澤楷反悔不肯穿上婚紗。

周澤楷好笑地看著不說話,就看看孫翔還能耍什麼花招。

「嗯……要不只要你願意穿上,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吧。」瞧,都破罐子摔了啊。

周澤楷彷彿就是一直在等著孫翔說這句。

「好。」


孫翔如願的成功讓周澤楷穿上了婚紗。

不過被上的自然還是咱們小鬥神。


結果——

「哈啊……不要……太快……了……嗚……我不要喊這個……」

「嗯?」周澤楷一副你不就範他就不準備放過孫翔的架勢。

「嗚……我喊就……是了……老、老公……」孫翔已經哭得梨花帶雨似的,聲音都七零八落斷斷續續不成句的。

「乖。」周澤楷一舉進攻到最深處,如了孫翔的願望填滿對方。


你問槍王大大提了什麼要求?我才不知道啊哈~


FIN.

评论(6)
热度(45)